嘎蠊

[复制链接]
查看8606 | 回复0 | 2023-5-17 16:43: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木偶哥 于 2023-5-20 03:49 编辑

嘎  蠊
武穴市作家协会梅川分会  范青保

“嘎蠊”是土语,其实它的学名叫“蝉”, 俗称似“知了”。 据了解,鄂东武穴等市县的民众,多半称其为“嘎蠊”。这儿的“嘎蠊”有两种,通常有“铁嘎蠊”和“美嘎蠊”之分。“铁嘎蠊”个头大些,因为全身都是铁黑色,所以叫“铁嘎蠊”。“铁嘎蠊”黑黑的眼睛长在黑头部的两侧,眼珠子有点突出,一根长针似的嘴紧紧地贴在身体下面,背部有一对透明轻巧的灰黑色翅膀,六只细长的腿上长了几个锯齿般的黑爪子,那爪子攀爬和抓食食物非常厉害,且十拿九稳。还有一种叫“美嘎蠊”。“美嘎蠊”体积比“铁嘎蠊”小而且长相秀气,全身浅绿色,跟树叶子基本相同,故而其隐蔽性更高,叫声比“铁嘎蠊”尖锐些,飞行时的声音很小,在树林中一般不容易发觉。
640.jpg

嘎蠊属热性昆虫,尤其是在大热天,鸡热得耷拉着翅膀,狗热得吐舌头的时候,嘎蠊便出现在树上,张开它奔放的歌喉,一个劲儿“知了,知了……”地鸣叫十多分钟才停止,一般会间隔性地“知了,知了”到上半夜。也许是已经叫累了,更可能是怕影响人们休息的缘故,这才停止啼叫。嘎蠊的一双乌黑眼睛圆溜溜的,就像童车轴承上那些弹子一样圆溜、明亮;嘎蠊的嘴很尖,嘴的后面是一根很细很长管子,它只要是把它那锐利的嘴插进了树皮或树叶,就会吸食树上的汁液,为自己提供营养。所以,蝉离不开树且长期缠着树,那是生存的需要。
640.jpg

孩提时,我家居住在范二塆。这里三面环山,形状像“圆椅”。山上树木茂盛,尤为松树居多,且多半在碗口粗以上。每到夏秋季节,这儿除了各种鸟叫外,树上的“知了,知了”声一天到黑,此起彼伏地叫声不绝。那时,塆里只有七八户人家,只有雪娥、哑尔和我几个孩子。玩耍时,除了“跳房子”“打弹子”等游戏之外,大热天时,我们就在小竹篙或长竹竿上端绑个竹制的圆圈儿,然后举着这圆圈儿在屋檐下、树丛中四处捞蜘蛛网。捞好后到树林中扑捕嘎蠊。开始没经验,竹圈上的蜘蛛网捞得不密,经不住铁嘎蠊的拼命挣扎,动不动网破蝉飞。后来有经验了,蜘蛛网捞得很密,只要是嘎蠊被粘上,就再也逃不脱了。
640.jpg

被逮着的嘎蠊可就不好受了。它们的腿处被绑上了很长的线,有的被系在身上的扣子上,有的被系在竹竿上当作玩具玩耍。任凭嘎蠊怎么挣扎,除非是挣断了脚,才能残疾地逃脱生命。每到秋末,蝉经过3个多月无私吟唱,全都蜕壳入土休眠去了。蝉壳,通常叫“嘎蠊壳”。 它是一味重要的中药材,供销社收购。那时,每逢乡间货郎来,我们就捧出平时在山林中拣的嘎蠊壳卖钱、换糖砣。货郎也黑心,一般要25个完整的嘎蠊壳才能换一砣糖,也就是一分钱。有次我拿出45个嘎蠊壳,想换两砣糖,那货郎硬是不肯。七说八说,更因为旁边有大人在,货郎还是只肯给一砣糖,最后补了一口缝衣服的针。
640.jpg

蝉也是益虫,确切点说,它是农民的朋友。在农村,蝉的鸣叫,鸟的歌唱,蛙的呼唤,蟋蟀的低吟,它们的声音都很甜美,而且各具特色。如果没有这些不计报酬动物声音的点缀,尤其是现时在大部分农民走出农村,寄居外地以及大城市的背景下,如果不是这些自然琴师、弦乐师们的吟唱和高亢奏鸣生物的声音点缀,农村能有这么热闹,这么美妙和勃勃生机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