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远浩:闲聊那些离我们远去的乞丐们

[复制链接]
查看6991 | 回复0 | 2023-9-28 16:26: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乞     丐
文丨张远浩

两年前的某一天,我去横岗山玩。下山时,遇见一个熟人,我们坐在一个有风的山坡上歇息时,他感叹说,自从广济改为武穴之后,山上路边的乞丐都少了,镇上和乡下也很少看到乞丐。我听了,心想,应该是分田到户之后,外出打工的人多了,乞丐才渐渐消失了吧。
我记得的乞丐,几乎都是小时候。如果把乞丐简单的分为两种,我会把他们分为外来的乞丐和本地乞丐。如果再细分下去,按年龄分,就是年老的乞丐和年轻的乞丐。我很少在乡下看到有孩子做乞丐,但城里的火车站汽车站轮船码头,年龄小的乞丐常常出现在大人眼前。
残废人乞丐和正常人乞丐,也经常在农村出现,城里就更多了。
年轻的女乞丐现在几乎没有。因为只要是没有什么大病的女人,都被星探一样的媒婆或眼尖而缺老婆的男人领走做妻子了。
640.jpg

我家附近的村子,就有外地姑娘当年因做乞丐被人领回家做了老婆。有一年冬天,我表哥小冬告诉我,他的亲戚鲁小华娶了一个女乞丐。刚来时,一头一脸的灰尘,衣服脏得好像一个月都没洗过,脸色也腊黄惜黄的,一看就像是有病。没想到,洗过头脸,换过衣服之后,一下子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一个月后,脸色完全正常而且比正常人要漂亮多了。
我堂弟小天,有次抱怨自己的老婆说,鲁小华命好,娶回的女乞丐总共没花两万块钱,但人勤快漂亮,又孝敬公婆,在村里人缘又好。不像他的老婆,娶回时花了十八万多,生了小孩后天天坐在牌桌上,吃饭还要他妈送到手上,如果不合口,看一眼就说,端回去,不吃了!小天说,可怜我妈快七十岁的人了,从来都不敢说重话因为我妈怕得罪她一旦她跑了我们家哪里再弄十八万多娶儿媳妇呀!
前不久有一次,随便问人家外地媳妇,请问你哪里人啊,一女人说,四川的;我又问,记得当初为什么来这里吗?她说,夏天屋后山夜里塌了,房子被塌下的土埋了;另一女人说她是安徽的,收稻谷时一连下了好多天大雨,田里的稻谷都被水淹了,连房子都进了水,墙壁裂了手指宽的缝。
640.jpg

我又问了一句,习惯武穴生活吗?回答说,还好吧,这里发大水也没事,房子绝对不会倒塌。
这样的女人,非常勤快,生了小孩之后,除了探亲,她们一般都很少回去。相比农村一些成天打牌又不做事的懒女人,公婆们往往喜爱得不得了。
我上初中时,有一个秋天,一个安徽人来我村里要饭。有户人家养了一条不爱叫的恶狗,在他大腿上咬了一口,鲜血流得满地都是,户主用板车把他拉到附近卫生所,打了针然后又把他拉回家,照顾了一周,才送他回到了安徽。
我从来就不把那些带猴子上门讨钱的人称为乞丐。在我的心中,他们算得上是见多识广的艺人。因为他们训练的猴子不仅会翻筋斗,会给人拜年磕头,还会拿着碗,向人要钱。村里的小孩总是追着猴子看热闹,小时候,有一次,当一个小猴子向我伸出手讨钱时,我把舅舅给我的压岁钱拿出10块,放进猴子的小碗里,可我爷爷马上把钱抢过去,他递给我一块钱,说,给一块就行。那只猴子看了我爷爷半天,又看了我给它一块钱,它给我拜了一拜,再去跟别人讨钱。我邻居的小毛,给了猴子一根香蕉,它一高兴就给小毛拜了三四下,还伸出它的一只前脚,想摸一下小毛的手,可惜小毛后退了几步,他不敢与猴子握手。当时我想,要是猴子跟我握手,我一定不会回避,如果它抱我一下,我一定用脸贴近它的脸抱它一下,因为我太喜欢那只会给人拜年的猴子了!
我也不会把上门化缘的和尚尼姑当成乞丐,因为他们本来就不是乞丐。
640.jpg

最近,与人聊天,人说,现在乡下和城市很少见到乞丐,并不是现在没有乞丐,而是各地收容站收容所把那些乞丐收容了。我想,实际情况可能就是这样吧。
在我看来,没有乞丐的乡下,日子比过去当然要好很多,最明显的效果是,现在乡下连贼也很少出现。尽管并不是乞丐就会做贼,但乞丐多的年代,贼,总是不会少的。这是实事。因为小时候在农村,年年我都听到不少人家,鸡被人偷了,狗被人偷了,菜园里的菜被人偷了,屋后的树被人偷了,甚至池塘里的鱼,也会被人偷走。现在这些小偷几乎都消失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