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穴零散的回忆

[复制链接]
查看12535 | 回复4 | 2023-5-13 23:0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leon 于 2023-5-13 23:04 编辑


零散的回忆:
- 摘至网络

1、正街上老百货大楼对面原来还有个城门洞,附近一边有个国营照相馆,每年过年的时候我们家要去照一次全家福。另外一边有一家副食店,卖些油盐糖果之类的。每次我跟我母亲一块走过那个副食店的时候,都要让她给我买坨糖吃,那味道比现在什么糖都好吃。坝脚下面还有一个灯光球场,夏天的傍晚可以坐在坝上看一些年轻人汗流浃背地打篮球。

2、书店的旁边有一家国营食堂,早餐有米饭油条盐卷什么的,中午和晚上一般都是外地来的人在那吃饭。二楼上面不知道住了什么人,有一个暑假的傍晚,我洗完澡从那下边过路,很"行时",被楼上倒下来的一盆脏水浇了个透湿,又看不到是么人倒的,只好骂了几句,又回去洗一次澡。
后坝街上在书店的后面是粮管所,是粜米买面的地方。在天晴的时候,经常会看到粮管所里面的空地上晾着长长的面条。"粜米"估计现在的年轻人都没有见过。那时买米要凭粮油供应证,跟户口挂钩的,每个月只能买限量的米。卖米的人坐在窗口里面,买米人把粮油供应证递进去,交好钱后,工作人员在该月格子上盖一个章,表明这个月的米已经买过了。接着里面的操作人员在高处称好米,叫买米人把一个麻布袋放在一个漏口下面接着。都准备好后,里面的人拉开一个小闸口,然后米就哗哗地从漏口处流出,流进麻袋中。 菜油是装在一个金属容器里面的,先要量好要买的数量,然后用手压一个把手,将油压出来的。后来生活水平提高了,买粮油都可以从商店直接买包装好的,以前的那些都已经成为历史了。

3、楼主对武穴街上的青石板的记忆与我同出一辙,现在我在正街看到路沿上还有当年的青石板,
我也想了一点,现在米奇对面过去就是国营食堂,有一次,老妈带我去吃了一餐清汤,太好吃了,记忆犹新,
农机公司,百货大楼斜对面是武穴街当年唯一的照相馆,老式的照相,有红布包着的.
百货大楼对面城门洞还在呢,
新华书店是变化了N次,但是地点还是在老地方不变

4、我是一个农村伢,很少到武穴。当兵前,只去过5次。第一次,严格来说,没有进武穴,只是看到武穴。父亲牵一头猪娘,说是卖掉,记得买主说是22块钱100斤。父亲嫌太便宜了,就没有卖。远远看到武穴,心中有一种神圣的感觉。第二次是晚上跟着大人一起走到武穴看电影《少林寺》,没有钱买票,被查票员追赶着到处躲藏。第三次是到舅舅家做客,舅舅就住在武穴东新村。第四次是被母亲用棍子打,一个人跑到武穴,而且露宿街头,这也是第一次住在武穴。第五次是双抢结束后,父母亲为我们放一天假,我到武穴还看了一场电影。

5、记得那时闸口边三八店的香肠特香,还有电影院那边特热闹,有几家卖清汤的肉多个大便宜好像卖2毛一碗。后来影剧院那边开了家咖啡店,像现在的铁皮房,我还进去喝了。新车站那里都是荒地,属于郊区。那时武穴也没几家工厂,但感觉商业很发达,很多外地来武穴购物的。

7、我记忆中,从居仁街往电影院方向路左边有个卫生所,小时候经常被爸爸用自行车驮去打针,再往前还有国营澡堂,冬天的时候最盼望妈妈带我们去那儿洗澡,那里面一点不冷,热气腾腾的,有换衣服的床,床边靠墙的铁管子滚烫滚烫,热水可能就是从那里流出来的。每到星期天,我和姐姐弟弟会一起到外婆家去玩,外婆住在卫校,我家在栖贤路,要经过武中、实验中学、老师范,新监狱向左转才到,小时候就觉得那是好远的路,而且那时的路都是土黄泥巴的,粘得鞋上好多重,每次到外婆屋时,婆就说:儿哎,掺一脚的盐鸭蛋!

零散的记忆,让人想起了当年的小城武穴,转瞬人已老,物不在,事已休!

下一篇:【嘎蠊】

admin | 2023-5-13 23:22:05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行时”亲切感油然而生
阿拉蕾 | 2023-5-14 02:35: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阿拉蕾 于 2023-5-14 02:39 编辑

事未休!乡愁也可以用文字的形式保存、传承下来的
木偶哥 | 2023-5-15 09:52:3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读这篇文章是用武穴话念的
木偶哥 | 2023-5-19 20:32: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支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