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穴人物] 广济恶人王丹侯

[复制链接]
查看9724 | 回复0 | 2023-7-9 00:01: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广济恶人王丹侯

文 |   胡  晴


1894年的一天,广济县梅川街一户王姓人家出生了一个男孩,白白胖胖,全家喜气洋洋,取名荣华,希望他长大后荣华富贵。
“保定”骄子王荣华       青年军官王丹侯
小荣华10岁就读私塾,老师夏禹侯。他从小就表现出与众不同的聪明,13岁入读广济高等小学;1909年,16岁的荣华因成绩优异考入武汉的湖北陆军小学堂;1914年,年仅20岁高中著名的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二期骑兵科,而同期入学的同学绝大多数在25岁以上,甚至30岁,足见荣华同学才智超群。

640.jpg

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一所正规陆军学校,由袁世凯创办,北洋时期的三大军校之一,在中国近代的政治、军事舞台上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蒋介石、吴佩孚、孙传芳、陈诚、张治中、傅作义、白崇禧、叶挺、李济深、唐生智等等将星云集、名将辈出,随便拉出来一个人就是历史上向当当的人物。 著名的黄埔军校,其教官大多数都来自保定军校的毕业生,能考上这所军校的都是万里挑一,人中龙凤。广济县只有两人,还有一个就是他的学兄、陆军中将、著名外交官刘文岛。他们的校长就是著名军事家蒋百里先生,导弹之父钱学森的岳父。1917年,23岁的王荣华学成毕业,分配到夏斗寅部任见习排长,遂改名王丹侯。从此,世间没了青年才俊王荣华,却多了一个恶人王丹侯。
讨好同学胡宗铎     称霸一方“施南王”

1921年,27岁的王丹侯升任连长,开始暴露出嗜财如命、贪腐成性的本质。三、四年间贪污军饷,勒索钱财,一个小小连长竟能在大都市汉口买地盖房。1927年,任桂系马文德师参谋长,同年冬,部队开赴施南(今恩施)镇压土地革命运动,因士兵与下级军官不愿屠杀贫苦老百姓,中途先后哗变两个团。王丹侯乘机赶走马文德取而代之,当上高级军官师长。1928年,湖北清乡督办胡宗铎(黄梅人,保定军校同学)委任王丹侯为施(南)鹤(峰)七县联防司令兼独立第九团团长,大权在手,称霸一方,人称“施南王”。

1929年蒋桂战争爆发,桂系十九军军长胡宗铎命王丹侯进攻宜昌,他因战败而受伤,只身潜返武汉遂遭通缉,只得隐姓埋名,在汉闲居一年左右,期间狂嫖滥赌。

刘文岛保荐      出任广济县长
1931年8月,巴结同乡又是学兄的刘文岛(时任汉口特别市长),保荐他回广济县任县长,广济县从此遭了大难。到任不到两个月,大开杀戒,共产党员刘大六、刘细六、刘仲南被杀。他不但杀共产党还杀自己同类也毫不手软。广济清乡团副大队长刘龙辉仗着后台刘文岛,不把王丹侯放在眼里,于是他怀恨在心,寻机报复。红军进攻梅川城时,他在后面打黑枪,暗害刘龙辉,被人告发逮捕下狱。经多方买通,被保释。随后又查出他匿藏手枪10支,加上查出贪污救灾款,又被押解武昌下狱,前后才当60天县长。后四方贿赂,变买家产积极退赃,还清亏空,才再次获释。有钱能使鬼推磨,国民党这只大污缸,怎么能整顿吏治?怎么能惩治腐败?行贿潘宜之   再回广济任县长1937年又因贪污被查,事发后潜逃至汉口。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王丹侯认为机会又来了。他携重礼拜访同乡、桂系要人潘宜之。潘宜之时为湖北省府委员,位高权重。他向省主席何成浚推荐王丹侯出任广济县长。在省ZF委员会上,大家都知道王丹侯头上长疮、脚底流脓,坏得透顶。两次专项会议都未获通过。潘宜之竟以辞去省ZF委员相要挟,何成浚害怕得罪桂系,不得已批准。1938年元月,王丹侯第二次回广济任县长,后兼任抗日自卫团司令,广济县由此灾祸连结。1940年1月,国民党第五战区鄂东游击总指挥部成立,王丹侯部编为十七纵队,他任副司令兼三支队长。不久,王丹侯为司令。从当年2月至10月,7次强征壮丁,大批青少年被绳捆索绑抓夫当差,全县鸡飞狗跳、子哭妻啼。其内弟胡克成更是狗仗人势,乘机敲诈勒索,买卖兵役,以每人60至120元银洋卖兵,大发横财,全县天怒人怨。
新四军为民除害   程树芬一怒下狱
1940年8月,张体学率新四军将其副官抓获,为了团结抗日,将人枪送还,并致信劝导王丹候“不要自己人打自己人,要团结抗日”。王丹侯不但不思悔改,反而变本加厉攻击新四军。同年10月, 新四年再次攻克王丹侯的太平十八保老巢,抓获其四叔王建钧,晓以民族大义,要求停止内战,共同抗日。但王丹侯不把民族利益当回事,毫不反省,仍以共产党、新四军为敌。1941年2月9日、10日,新四军消灭其精锐第三团。1943年6月,张体学率新四军十四旅42团和地方式装,配合五师副政委任质斌所率主力十三旅37团、38团,在浠水白石山将王丹侯十七纵队基本歼灭。国民党鄂东挺进军总指挥程树芬勃然大怒,以“丧师渎职”将其下狱。直到1946年4月才释放,从此王丹侯结束了军政生涯,新四军为广济县人民除了一大害。
ZF蛀虫     人民公敌
作为公职人员,贪污腐败,监守自盗;对老百姓敲骨吸髓,称王称霸,贯穿了王丹侯的一生。他为官一任,贪腐一方、称霸一方。军校毕业才三、四年,芝麻小官能在大汉口盖楼做房,可见其敛财手段老辣。在担任施(南)鹤(峰)七县联防司令时大肆搜利,巧立捐税,贪污巨款数万银元,由其四叔装瞎子,将汇票藏在手杖里带到宜昌兑现款,回广济大量购置产业。在武穴购楼房三栋,在梅川购买店铺一栋,住房一栋,圈置田产地产。 胡宗铎拨付其部队开拔费5 万银元, 败退宜昌后,尽落其私人腰包。1931年广济水灾,ZF拔救灾款1.5万银元,除开支3千元,余款1.2万银元被侵吞。1938年广济县成立抗日动员会,全县抗日救国捐款1万元法币又被混水摸鱼,据为已有。更为恶劣的是,武穴沦陷前夕,武穴盐务处疏散食盐,王丹侯派人运走6千余包,出具了收据。后来他为了趁动乱之际私吞,竟派手枪队威逼监务处交出收据毁灭,这种卑劣下流,近似明抢的作法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毁灭收据后,又将食盐高价出售,获金30余万元,大发国难财,昧心财。他手握重兵,本应上前线杀敌,抗日救国,却躲进太平山建房避难,建自己的安乐窝。选来选去,竟看中了太平桥附近何宕垸沈家房屋的风水,强行赶走沈家,沈家人忍气吞声只得迁到野马垅。他强征民夫,采石伐木,建成一进四重、带三个天井的豪宅,从材料到人工,竟分文未付,后来这座豪宅成了他反人民反新四军 的老巢—太平十八保反动指挥部。解放后,王丹侯被处决,沈家人才得以返回。(沈家院墙的老青砖)如今沈家的院墙还是当年王丹侯豪宅的老青砖,这老青砖见证了王丹侯“眼看他平地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640.jpg

1947年王丹侯任广济县“戡乱委员会”主任委员时,污蔑武穴干福昌老板通共,敲诈其银洋4000元,先后以莫须有罪名敲诈张坤如、涂清其等16人,敲诈李堂选、吴义岭、大垅上、朱泉口等垸钱币数万元,均无收据,据为已有。1946年7月,王丹侯与人合伙在大法寺张秀九垸办煤矿,拖欠工人工资迟迟不付。一个老矿工讨要工资,不但不付还将老人打得头破血流,真真是地地道道的一个流氓无赖。如此种种,罄竹难书。
妻妾成群还嫖娼     威逼恐吓挟县政
他走到哪里就贪到哪里,同时他走到哪里就到哪里搞女人,私生活靡烂透顶。1917年娶第一个老婆;1921年任连长时又娶二老婆张碧珍;在施南只手遮天时,又娶三老婆张德卿,后因犯案潜逃又与表妹勾搭成奸,遂成四老婆;1938年回广济任县长时,又娶五老婆徐介卿。据传共有8个老婆,仍不满足,色欲熏心,连自己家的女佣人也不放过,多次奸污。即使在行军打仗的路上也不忘风流快活,有一次,带一个卫士排前往蕲春莲花庵,与一干姓女子正在干柴烈火快活时,突遭新四军,赤身裸体钻进床底下,好在卫兵拼死保护,才幸免做了风流鬼,一时传为笑谈。他自持有枪有兵,飞扬拔扈,邈视县长、ZF如无物,接连几任县长先后被他逼走、骂走。特别是对县长胡天翼当面破口大骂,恐吓威逼,可怜上任才两个月的胡县长只得卷铺盖走人,逃之夭夭。他在军队、ZF中广植亲友,罗致党羽,专横霸道,地头蛇般的把持县ZF,虽然不是县长,但县长要看他脸色行事,可见国民党早已腐败透顶,不得人心。1949年5月,广济县终于迎来了解放,在全县人民的强烈呼声中,王丹侯从武汉押回广济,接受人民的审判、正义的审判。7月 随着一声枪响,结束了他55岁短暂而又罪恶的一生。据传,群众当时要求ZF将其处以五马分尸的极刑,可见他对广济县人民所犯的罪孽有多深重。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这是大自然的规律,任何人也逃不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