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穴人物] 武穴籍开国将军杜国平少将的童年轶事

[复制链接]
查看654 | 回复0 | 2024-1-19 14:30: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武穴籍开国将军杜国平少将的童年轶事
文丨蓝翔

640.jpg
卖鱼风波太白湖与赤矶湖东西相连,赤矶湖面积不大,湖的东南面有一座小山坡,小山坡上都是黄土。黄土贫瘠,种不出庄稼,只生长着一些不知道名字的树。山坡上住着十几户人家,垸的名字叫杜家垸,属于童司牌村。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杜家垸的人只有靠赤矶湖养活了,好在赤矶湖虽然面积不大,但与太白湖相连,生长着许多品种的鱼。一年四季,杜家垸的人都以捕鱼为生。
湖边人捕鱼的方法很多,也很特别,主要有装笼、拉索、围套。先说装笼。笼是一个棱形的竹篓,竹篓的腰部反向安有两个形如漏斗的锥形腰子,底部都有柔软的竹须,像攒拢的五指一样丛集在一起。腰子是鱼的进口,无论顺流而下,还是逆流而上的鱼,进去都不能出来。春夏时分,湖水漫延,在田埂沟边找个缺口把笼装进去,半天功夫,就是一笼活蹦乱跳的各色鲜鱼。
再说拉索。拉索是冬季捕鱼常用的方法。冬季水冷,湖里的鱼都贴着温暖的烂泥伏藏,不愿浮上来,用网捕捞十分困难。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湖边的人发明了这个办法,用一根浸过猪血的麻索沿着湖底拖刮,贴着烂泥伏藏的鱼儿碰到这根长索,会一个激灵翻出一朵浑黄的水花,提着赶网跟在长索后面的渔民,顺着这朵水花探手下去,就可以抓到一条大鱼。
还有围套。围套也是捕鱼一绝。夏季雨水多,湖水猛涨,湖里的大鱼小鱼随着暴涨的湖水漫上湖滩,等到大水退却之时,这些鱼儿也像溃败的士兵,随着撤退。这时候,当地人会在湖滩上打起一道土围子,把撤退之中的鱼儿圈在围内,再留出几个缺口让水缓缓放浅,等到能看到鱼儿游动之时,趁天亮之前,就在缺口装上竹笼,坐等鱼儿入笼。1904年11月,杜国平就出生在这座小山坡上的一户杜姓人家。他从小就跟父亲、爷爷一起,风里来,雨里去,在湖里摸爬滚打,水性好,小小年纪就是弄鱼的一把好手。
渔民每天早上要把鱼送到五里外的童司牌集市上去卖。卖鱼要趁早,如果到了中午鱼不新鲜了,就卖不出好价钱。最可恨的是在集市上卖鱼要向集市上的恶霸交保护费,向民团交卖鱼税,还有其他不知名目的各种税。一天下来,卖鱼所得的收入也就所剩无几了。这是没办法的事,打鱼人为了养家糊口,对那些恶霸和民团也只能忍气吞声。
一天早晨,四岁的杜国平照例跟着母亲去童司牌集市上去卖鱼。太阳已升起老高,鱼却一条也没有卖出去。杜国平早就饿得肚子呱呱叫,闻着从旁边卖油条小摊飘来的油条香味,饥肠辘辘的杜国平只能眼巴巴地望着。母亲看着馋猫似的杜国平心疼不已,可是荷包里却没有一个铜板。
“妈,我饿。”杜国平牵着母亲的手,望着油条小摊,小声地说。看着杜国平的眼神,母亲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鼓足勇气,来到油条摊旁,怯怯地说:“大叔,孩子饿了,我能不能用一条鱼换一根油条?”摊主看着母子俩,想了一会儿,说:“好吧。”母亲看着杜国平美滋滋地吃着油条,眼里闪着泪花。四岁的杜国平望着母亲,虽然他还是一个孩子,却懂事的掐下半根油条,递给母亲,说:“妈妈也饿了,你也吃。”“妈妈不饿,你自己吃吧。”母亲用手抚了抚杜国平打了皱褶的衣角,柔柔地说。
这时一位脸上长满麻子的彪形大汉来到跟前,大声吼着:“好啊,你们的保护费还没交,居然吃上油条了。”还没说完,一把夺下杜国平手中的半根油条,狠狠地摔在地上。杜国平被吓得哇哇直哭,母亲见状,连忙捡起那半根油条,弯腰对麻子说:“好汉,孩子太饿了,我是用鱼换的。你的保护费,等我卖完鱼一定交上。”“谁相信你的鬼话,快交。”麻子又大声吼着,刚一说完,便飞起一脚踢翻了鱼篓,接着又要踢杜国平的母亲。
说时迟,那时快,小小的杜国平飞快地冲上前去,双手紧紧抱住麻子的大腿,大声地哭着喊道:“不要打我妈妈,不要打我妈妈。”麻子凶相毕露,双手抓起杜国平,举过头顶,眼看就要摔下去,母亲顿时吓懵了,不知所措,只是大声说:“不要不要!”这时,集市上做小生意的人实在看不下去,一起围上来,其中一位个子高大的年轻人伸手夺下杜国平,抱在怀里,平静的对麻子说:“大哥,你就可怜可怜这母子俩,宽限些时日吧。”
麻子还想继续闹事,见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怕丢了面子,僵持了一会儿,乖乖地对这个年轻人说:“好吧,今天就给你一个面子。”说完,悻悻地走了。从此,杜国平幼小的心灵中,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抓鱼救母

杜国平十岁那年的冬天,天气格外寒冷,几场大雪下来,赤矶湖已结了一层厚厚的冰。不巧的是,杜国平的母亲病倒了,卧床不起,父亲因请不起医生,也抓不起药,整天愁眉苦脸,唉声叹气。这天下午,杜国平站在门口,望着天空飘飞的鹅毛大雪,看着躺在床上的母亲,他焦虑不安、心急如焚。
突然想起爷爷跟他说过,黑鱼(又叫乌鱼)是一种滋补品,既能充饥,还能治病,特别是对于身体虚弱的人,效果更好。可是,这冰天雪地,去哪里抓黑鱼呢?
听着从房间里不时传来母亲有气无力的咳嗽声,杜国平拿起一把铁铲,毫不犹豫地冲出门外。来到湖边,望着结了一层厚冰的湖面,他不知如何是好。黑鱼在哪里呢?我一定要要找到你,杜国平心里暗暗地想着。
他想起自己平时抓鱼的经验,沿着湖边堤坝边走边看,终于找到一处有枯草的洄弯的地方,他想也不想就脱掉鞋,挥舞着铁铲,猛力地敲打着冰块,敲开后,卷起裤腿和袖子,跳进两尺多深冰冷刺骨的水里。不知过了多久,他居然抓到了两条黑鱼,足有四斤多重。他忘记了寒冷,抱着两条黑鱼,飞奔回家。
这时正从外面回家的父亲看到两手冻得发紫的杜国平,惊讶不已。“爸,你看,我抓到两条黑鱼,快做给妈妈吃。”杜国平笑着说。说来也奇怪,母亲吃完两条黑鱼炖的汤后,竟然慢慢地可以撑着起床了。半个月后,母亲的身体渐渐地恢复了健康。病好以后,母亲更加疼爱杜国平,左邻右舍都夸奖杜国平是一个大孝子,他也更加高兴了。
智斗民团

赤矶湖与太白湖相连的那条河,最窄的地方也有二十来米宽,最浅的地方一竹篙不能到底。如果是夏天涨水季节,河面会更宽,河底会更深。河的西边是童司牌,河的东边是菱角塘、刘陆溪、蓝杰。河上没有桥,直接过河是走弓弦,如果绕道赤矶湖是走弓背,这就给来往要过河的路人带来很多不便。

原来这里有一条渡船,就在杜家垸的山脚下,撑船的是一位孤独老人,后来老人去世,政府也不管,就再也没有人摆渡了。
杜国平的爷爷已经七十多岁,身体已大不如从前,捕鱼也感到有点力不从心,又不愿在家闲着,看到来往要过河人的无奈,就决定去做一个摆渡人。

十二三岁的杜国平也跟着爷爷一起摆渡。每次船启动时,爷爷用竹篙撑船,杜国平便解开绑在岸边树桩上的缆绳丢到船上,双手推着船尾,船尾快要离岸时,便一跃而起跳到船上。船快要靠岸时,他又拿起缆绳快速跳上河岸,把缆绳栓在一块大石头上,船上的人就可以安安稳稳地下船。船不是很大,一次最多可以坐十多个人。
杜国平的爷爷摆渡是不收钱的。有的人有点过意不去,硬要丢下一两个铜板,爷爷就会说,“要是收钱,我就不摆渡了。”杜国平也一定会捡起铜板交给坐船的人。

没有人过渡的时候,爷孙俩就坐在树荫下歇息。爷爷就给杜国平讲故事,如太白湖的传说,梁山好汉的故事等等。爷爷好像有满肚子讲不完的故事,杜国平最喜欢听爷爷讲梁山好汉的故事。每次爷爷讲得栩栩如生,杜国平听得津津有味。
有时爷爷有事或者身体不适不能摆渡,杜国平就一个人撑船。他虽然年纪小,撑船的技术却非常熟练,他一个人摆渡完全没有问题。
有一次爷爷到姑姑家做客,杜国平就一个人来到河边。那是一个三伏天,天气非常炎热,树上的知了也懒得鸣叫。因为没有过渡的人,杜国平就独自躺在岸边的树荫下,眯着眼睛打瞌睡。
不知过了多久,远处突然传来“砰”的一声枪响,迷迷糊糊的杜国平被吓了一跳,猛的坐起来,扭头看着岸边。不一会儿,看到一位头戴一顶破草帽,身穿短褂的年轻人边跑边向后面张望。

年轻人很快跑下堤坝,对杜国平说:“小朋友,后面有民团追我,快把我送过河去。”
杜国平最恨的就是民团,他们仗势欺人,压迫穷苦百姓……
杜国平来不及细想,连忙说:“快上船。”他一边说一边迅速地解开缆绳,飞奔上船,拿起竹篙在水中轻轻一点,船便箭一般的向对岸飞去。
到了东岸,年轻人跳上岸,双手抱拳,回转头对杜国平说:“小朋友,谢谢你,我们后会有期。”说完便一溜烟朝刘陆溪方向飞奔而去。

杜国平急忙系好船,他知道对岸的民团一会儿就会追上河坝,便躺在一棵大树下假装睡觉。
杜国平刚一躺下,河对岸的堤坝上就跑来四个手拿长枪的民团,其中一个朝杜国平大声喊道:“摆渡的,快过来。”
杜国平好像没听见一样,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民团见杜国平没有动静,又大声喊道:“快过来,不然老子要开枪了。”
看来不过去是不行的,他心里估摸着那个年轻人应该跑很远了。便站了起来,假装伸伸懒腰,揉揉眼睛,大声说:“嚷什么嚷,来啦。”
他慢腾腾地解开缆绳,又慢腾腾地爬上船,拿起竹篙,慢腾腾地撑着。

急得直跺脚的四个民团终于上了船,杜国平缓慢地调转船头。心想,不能让这些坏蛋过去,一定要想个办法拖住他们……
当他把船划到河中央的时候,杜国平假装不会划船,用竹篙故意用力地左边撑一下,右边点一下,船左右摇晃,在水中转圈。
“你是咋划船的,再不好好划,老子一枪毙了你。”说话的民团举起枪对着杜国平。
杜国平虽然从来没见过这个阵势,但他一点也不害怕,因为他早就恨死了这些民团。这时,他灵机一动,假装害怕,丢下竹篙,双手抱头,往下一蹲,说:“老总,别开枪。”

就在他往下蹲的时候,猛地向一侧用力,船就剧烈地摇晃起来。站在船里的四个民团猝不及防,向一边倾倒,都不由自主地伸着手拉扯对方,结果四个民团都四脚朝天地栽进了河里。
虽然他们也都会游泳,但夏天河水涨了很多,被突然拉扯着掉入河里,也都呛了几口水。

望着在水中“扑腾”、“扑腾”着张牙舞爪的四个民团,想开怀大笑的杜国平还是忍住了,他拿起竹篙把他们一个个拉上船,又把船划回了原来的河西岸。
四个民团只好原路返回,杜国平望着落汤鸡一样的民团骂骂咧咧地走远了,站在船头上的他才哈哈大笑起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