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穴历史] 对于武穴历史你了解多少?来看看抗日“广济阻击战”...

[复制链接]
查看8517 | 回复0 | 2023-5-17 16:20: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木偶哥 于 2023-5-20 02:21 编辑

抗日战场上广济阻击战

江跃军

上世纪三十年代,日本侵略中国,东北沦陷,华北沦陷,华东沦陷,华南沦陷……全民族同仇敌忾,全面暴发了抗日战争,国共两党合作一致抗日,有正面战场,有深入敌后作战。
1938年8、9月间,在抗日正面战场上发生了广济阻击战,是武汉会战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抗日战争初期一次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战役,大量消灭了敌人,迟滞了日军行动,挫败了其锐气,对于实现大会战的战略意图起到积极作用。

640.jpg
武汉会战要图

第一,战役起因

武汉素有“九省通衢”之称,1937年12月,日军占领南京后,国民ZF虽然迁到重庆,但ZF机构大部和军事统帅部却在武汉,武汉实际成为中国军事、政治、经济中心,全局战略地位极为重要。日军大本营陆军在占领南京后就开始研究攻占武汉,在决定实施徐州会战同时也决定实施武汉会战,因此,日军必战武汉。国民ZF军事委员会在南京失陷后就考虑到保卫武汉,徐州会战后调整作战部署,决定实施武汉会战,因此,中国军队必保武汉。
对于武汉会战,国民ZF军事委员会吸取了前几次会战中困守上海、南京的教训,采取大纵深防御作战的战略方针,“守武汉而不战于武汉”,立足外线,保持部队高度机动,战场摆在几百公里以外的多处战略要点,利用地形和工事,逐次抵抗,消耗日军,以空间换取时间,集小胜为大胜,最后转变敌攻我守的战争态势。同时,掩护武汉的ZF机构及物资西迁重庆。蒋介石自任会战总指挥,调集第5、第9战区4个兵团和海空军各一部,共计14个集团军、50个军,作战飞机约200架,舰艇30余艘,总兵力100多万人,沿大别山、鄱阳湖和长江两岸组织防御,准备持久作战。第5战区负责大别山和长江北岸向东防御,其中第4兵团(得到加强)负责大别山南麓至长江北岸走廊阻敌西进。长江两岸及江面,以及以南防务由第9战区和海军负责。苏联援华志愿航空队参加了这次会战。

640.jpg

参加会战的中国军队
日军则企图速战速决夺取武汉,迫使中国ZF屈服,尽快结束战争。由华中派遣军司令官畑俊六指挥第2、第11集团军共9个师团及一个独立旅团,以及海军第3舰队、航空兵团共120艘舰艇、300多架飞机,总兵力25万多人直接对武汉作战,期间得到增援和补充兵员,总共投入兵力约35万人。另以5个直辖师团担任上海、南京、杭州等后方警备,保障此次作战。以冈村宁次指挥第11集团军5个半师团沿长江两岸担任主攻,并得到从华北和日本国内调遣部队增援。
于是在抗日战争时期,于1938年6月至10月,暴发了中国军队同侵华日军以武汉地区为中心,在皖中至皖西、赣北至赣西北、鄂东、豫南的广阔地域展开了一场规模最大、地幅最广、时间最长、歼敌最多的战役。
广济是湖北省黄冈地区的一个行政县(现武穴市),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它位于鄂东,地处长江之滨的北岸,西毗蕲春县,东邻黄梅县,北靠大别山余脉横岗山、太平山,当时县城为北部千年古镇梅川镇,有一条经梅川、松阳向西通往武汉的陆路唯一通道,其隘口是困龙关(颈)。南部重镇武穴镇濒临长江,是长江中游重要港口。长江向东是龙坪镇,此处江面有江心洲(新洲),清军与太平军曾多次在这一带激战。向西是江防重镇田家镇,这里以军事要地闻名,构筑有阵地、炮台,是扼守长江的要塞,长江在此形如咽喉,江面狭窄,水流湍急,波涛凶涌,要塞与江对岸峭崖壁立的半壁山形成犄角,号称“楚江锁钥”,太平军曾在此横贯铁索锁江。因此,保卫武汉,广济地理位置的一陆一水重要关隘,成为抵御日军前沿最佳屏障和主要战场。战略地位突显出来,决定中日必将在这里有一场鏖战。

640.jpg

开进中的日军

国民ZF军事委员会十分重视广济阻击战。6月24日,国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副参谋总长白崇禧视察长江田家镇要塞。之后,白崇禧作为第5战区代司令长官(司令长官李宗仁)多次到梅川召开军事会议。8月3日,白崇禧再次抵达梅川,在魁星阁李品仙第4兵团指挥部召集师以上将领开会,全面部署广济阻击战。在广济不惜重兵把守,第5、第9战区近20个军40多个师约30万兵力先后参加此次战役(含守备长江两岸),在陆路黄广蕲沿线构筑工事,多点多层设防;水路江中布设水雷、障碍,封锁江面,力图固守广济。

第二,战役经过

广济阻击战,整个战场态势犬牙交错,阵地争夺反复拉锯,攻守十分激烈。日军为空陆海协同作战,处于优势。战场几乎遍及全县区域,归纳起来,出现二战余川,二战梅川,二战松阳,二战龙坪、武穴,二战田家镇一系列子战役战斗。

(一)
守卫广济门户  首番血战余川

广济东北部地势险要,也是广济的东大门,古时就有数条驿道,其双城驿历来是黄广交接处的重要集市。这个方圆20多公里地域内,遍布有50多座海拔600至900米的山头,这一片区基本属于余川区域。
——拉开战役序幕,首战余川失利。
日军第11集团军第6师团(作战中得到增援)在稻叶四郞师团长指挥下,从合肥南下,攻战桐城、潜山、太湖、宿松,一路战至湖北门户黄梅。以牛岛满第36旅团率步兵佐野第23联队、若松第45联队,以及两个炮兵联队和骑兵联队组成牛岛先锋支队,兵力13000人,沿逶迤崎岖的黄广公路全速推进;今村胜治第11旅团率步兵中野第13联队、长谷川第47联队12000人,称今村支队,沿黄广公路左右推进,策应牛岛先锋支队。稻叶四郞率第6师团直属队约8000余人殿后。中国军队节节抗击。8月29日晚,在黄梅战场作战的李品仙第4兵团第11集团军(李品仙兼司令)覃连芳第84军、刘汝明第28军团第68军(刘汝明兼司令)和王瓒绪第29集团军被中间突破,被迫向广济东北高地转移,进入余川区域。日军紧紧尾随追击。8月31日,日军纠集了6个联队,分三路向广济余川进犯:一路沿黄广公路向龙头寨、塔儿寨、恶人塞、田家寨沿线攻击;一路从黄梅苦竹口向双城驿防线扑来;一路从黄梅白湖渡向笔架寨、破山口、凤凰寨等防地突进。

640.jpg
坚守阵地的中国军队

第5战区在这个方圆20多公里地域内,聚集了数个军11个师约90000人兵力,展开了广济阻击战的首番血战。覃连芳第84军凌压西第189师在前沿阵地龙头寨组织防御,与日军今村第11旅团长谷川第47联队展开了一番厮杀,是日夜,日军攻占龙头寨。9月1日,牛岛第36旅团佐野第23联队在飞机、大炮掩护下,并施放瓦斯,向王瓒绪第29集团军彭诚孚第44军双城驿防地猛攻,一度攻占了双城驿及以北高地。王瓒绪立即组织部队反攻,夺回阵地。夜间,覃连芳第84军凌压西第189师一个营在彭诚孚第44军一个营的配合下,夹击日军,收复龙头寨。2日,龙头寨阵地工事被飞机、大炮炸毁,日军扑了上来,守军一个营兵力损失殆尽,阵地又复失。是日,日军两路合力再次向双城驿等阵地猛烈进攻,飞机、大炮轮番轰炸,阵地悉数毁坏,相继失守。同日,今村第11旅团中野第13联队在飞机、大炮掩护下,以猛烈的火力攻击凤凰寨。刘汝明第68军进行顽强抵抗,第119师李金田师长赤膊上阵,冒着敌人的炮火带领大刀队与敌肉博,砍死日军300余名。享誉全国的《大刀歌》就是以该师大刀队在长城抗战的事迹编写而成。此地拉锯战十分激烈,往返争夺10次,日军伤亡惨重,便施放大量瓦斯,守军一个营400余人受窒息瓦斯毒害而殉国,阵地终被突破,继而笔架寨、莲花塘、石门山、鹅公山落陷。同日,长谷川第47联队向西攻占大坡、车坊铺,国军一线防御基本被突破。
——再次抗击有斩获,二战余川终不济。
国军被迫调整阵线,将正面防御撤至二线。以刘汝明第68军守团山河、观音寨、蓝家垸、大佛寨阵地;第9集团军何知重第86军(属第9战区)守田家寨阵地;覃连芳第84军守后湖寨、五峰山阵地;第11集团军张义纯第48军之区寿年第176师、廖磊第21集团军韦云淞第31军之林赐熙第131师为总预备队。9月3日,日军旋即又展开进攻,中野第13联队、佐野第23联队攻陷荆竹铺,占领鸭掌山(东)。中野第13联队又会同长谷川第47联队向五峰山、金山寺、大富山攻击,并攻占赤家铺、茅栗寨、田家寨阵地。覃连芳第84军刘任第188师未经军部同意而擅自撤退,丧失重要阵地,造成守军溃退,致使双城驿、毕家寨、大佛山等阵地先后落陷。随后,日军在车坊铺发起渡河总攻。

640.jpg
中国军队大刀队冲锋陷阵砍杀日军

国军组织相应反击战。4日凌晨2时,何知重第86军组织一个营反攻龙头寨成功。白天,两路日军夹击龙头寨,守军孤立无援,阵地上600余人全部壮烈牺牲。同日,日军若松第45联队被挤上大凤寨山头遭到国军包围,刘汝明第68军大刀队在此再展雄风,一举砍死日军300多人,夺得阵地。在广济正面阵地被突破后,第4兵团司令李品仙发现日军实行锥形突击,便采取两翼夹击日军。令韦云淞第31军向后湖寨日军侧背攻击;第2集团军萧之楚第26军(属第3兵团)向郑公塔以北地区的日军侧后攻击;张义纯第48军向金钟铺等地日军攻击。5日,肖之楚第26军王修身第32师、覃连芳第84军凌压西第189师和彭诚孚第44军连续反击,夺回郑公塔、彭家垸、双城驿等部分阵地。
旋即,日军自黄梅小池二套口机场出动了100余架次飞机对梅川及外围各阵地进行轮番轰炸。何知重第86军何绍周第103师某连连长叶成章,在干仕老鹰岩阵地上击落敌机一架,两名飞行员当场毙命。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日军又向笔架山、南山寨、大佛山寨、狮子山、后湖寨、五峰山等阵地疯狂猛扑,守军与日军殊死战斗,损失惨重,战力不济,未能挡住日军,第二线阵地多数失守。
日军清水大队入侵余川地区后犯下了滔天罪行,杀死村民245人,歼淫妇女339人,烧毁粮食85.5万公斤,宰杀耕牛412头。更惨无人道的是,见一婴儿伏在母亲尸体上啼哭,竟倒提婴儿双脚,将他撕成两半。

(二)
兵家必争之地  兵锋再指梅川

梅川镇为广济县城,作为军事要地地势险要,白石山屏其北,灵山障其东,独山护其南,观山卫其西,城里有南山、驿垴上、黄鹄山,形成三足鼎立,康熙三年修筑有土城墙。明末张献忠农民军攻占这里;清时太平军转战这里;国民革命时北伐军与皖系军阀在这一带多次激战;土地革命战争红军及赤卫队5次战梅川。可见梅川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

640.jpg
日军飞机狂轰滥炸

——日寇铁蹄踏来,梅川一战失陷。
广济门户洞开后,日军旋即向西展开,兵锋指向梅川,将把梅川作为攻占困龙关和田家镇战役支撑点和前进补给基地。9月2日至5日,日军每天出动10至30余架次飞机,全天候对梅川狂轰滥炸。9月6日,日军以今村第11旅团为主,集中4个联队,分三路进攻梅川。中野第13联队、长谷川第47联队从左翼,佐野第23联队从青蒿杨家铺,若松第45联队从五里坡,在10几架飞机掩护下向梅川攻击。覃连芳第84军刘任第188师部分兵力及其他部队守卫梅川城区。守军浴血奋战,日军故技重演,施放瓦斯,守军200余人壮烈牺牲。在日军炮击下,城门和民房被摧垮,日军潮水般向仁寿桥、城东门蜂涌而至。第188师晏南飞新编预备团在城区与日军开展巷战。敌军遭到地雷、集束手榴弹、燃烧油桶等各种打击,这一天日军伤亡1000余人。6日傍晚,守城大势已去,白崇禧下令撤出梅川,转移到第二道防线广蕲界岭西南阵地。第188师师部及其他部队撤离后,新编预备团完成掩护任务,士兵抬着受伤的晏南飞团长也撤出。是日夜,日军占领梅川全城,今村第11旅团中野第13联队驻守梅川,长谷川第47联队进至梅川以南8公里;牛岛第36旅团佐野第23联队、若松第45联队进至白石山、凉亭一线待命。梅川首次失陷。
——反攻重创日军,二战梅川得而复失。
梅川失陷后,在武汉的总司令蒋介石下令收复梅川。9月7日晚,萧之楚第26军陈永第44师进攻松阳桥以东,激战一夜无进展,白崇禧严令督促。第5战区从蕲春县蕲州、漕河镇调来援军,于8日展开全面反攻。覃连芳第84军和韦云淞第31军由横岗山黄婆凹向日军侧后发起攻击,盘踞梅川之敌仓皇败走,梅川被收复。国军乘胜追击,在覃连芳第84军凌压西第189师、张义纯第48军区寿年第176师和萧之楚第26军的反攻下,收复了西北面的百园、苏家铺、岳山、十里铺、松阳桥等阵地,接着东线荆竹铺、五里坡、五峰山、后湖寨等一系列失地被收复,日军遂向卓木尖溃退。此役歼敌过半,萧之楚军还俘获日军20余人,黄广公路的日军受到重创,被切成数段,此时国军占据战场主动。国军收复梅川不久,日军紧接着于9日派来援军,在大批飞机轮番轰炸下,再次向梅川进犯,国军冒着狂轰滥炸坚守阵地。10日上午,日军再次全面进攻,两次大量施放瓦斯,国军不支,不得已撤出梅川,梅川二次失陷。此时,日军第6师团也损失惨重,无力继续进攻,就地休整、补充兵员。

640.jpg
日军飞机轰炸后的残垣断壁

日军数次大规模的轰炸,梅川镇损毁惨重,西门街巷被夷为平地,200多户民房被炸成瓦砾堆,其它街巷也都是残垣断壁,大量名胜古迹毁于一旦, 200多个居民被炸死。日军侵入梅川后,把国军300多名伤员及30多名医护人员集体屠杀,奸淫幼女15名致死,并将尸体丢入燃烧的民房烈火中,真是惨绝人寰。

(三)
牢固把守松阳  关闭陆上隘口

松阳位于梅川西部,这是个让日军丢了面颜,十分头痛的地方。国军在这里打了两次漂亮的大胜仗,一雪耻辱,洗刷了心中之恨。
——日军急攻关隘,一战松阳遭痛击。
日军牛岛第36旅团若松第45联队3个先锋大队,在梅川城外虚晃一枪,与助攻梅川的佐野第23联队迅速会合,企图在今村第11旅团攻打梅川之时暗渡陈仓,向西面松阳桥推进,以备攻打困龙关,突破西进武汉大别山南麓陆地唯一关隘。第5战区早已在此布置重兵把守,白崇禧令孙连仲第3兵团第2集团军曹福林第55军于广蕲东界岭阵地展开,萧之楚第26军占领困龙关龙顶寨阵地,陈宝安第29军(属第9战区)防守困龙关隘口主阵地。7日,日军第6师团牛岛第36旅团佐野第23联队和若松第45联队,加上藤村野炮第6联队和原田山炮第2联队2大队约8000人西进。拂晓,以一支3000人的主力进攻由陈宝安第29军防守的隘口主阵地,并以飞机20余架次轮番轰炸东界岭、清水河、高山铺一线阵地,遭到第29军第40师、第79师及暂隶26师第86旅的顽强抗击。在主阵地上,战斗达白热化时,第86旅旅长陈德馨率部冲杀,身先士卒,打退了敌进攻。陈旅长中弹负伤,数日后殉国。日军牛岛旅团长亲自督战,其部被诱入困龙关峡谷伏击阵地,守军曹福林第55军与萧之楚第26军左右夹击,歼灭日军2000余人,并将敌余部压迫至松阳桥以东地区,不能前进一步。

640.jpg

中国军队抗击日军

——隘口雄关如铁,二战松阳敌碰壁。
梅川第二次失陷后,日军集中兵力再打松阳。9月10日,被阻挡在松阳桥以东之日军向界岭攻击,并增兵至近万人。守军曹福林第55军右翼阵地被突破,撤退至高山铺一线固守。9月13日,广济主战场国军再次进行全面反攻,廖磊第21集团军张淦第7军徐启明第170师、漆道征第171师、程树芬第172师和李品仙第11集团军张义纯第48军莫德宏第138师、区寿年第176师,在梅川西广蕲公路的四顾平山一带高地与日军展开拉锯战,白天日军在飞机、大炮掩护下占据优势,夜间国军四面出击,期间歼敌1000余人。在附近岳山和饶婆岭,覃连芳第84军与日军昼夜激战六进六出,悲壮之极。15日上午,占据困龙关的日军又向曹福林第55军阵地攻击,激战至午,均被击退。从此,关隘稳稳的控制在国军手中,日军再次被阻止西进的步伐。

(四)
日军西进不成  再图武穴田镇

鉴于攻占广蕲界岭屡屡碰壁,无法控制困龙关隘口,日军只好放弃由此西进武汉的意图,第6师团遂以今村第11旅团为主力,会合第2集团军第3师团(师团长藤田进中将)一部,共计15000人转师南下,谋图由武穴、田家镇转而西进。仍以牛岛第36旅团滞留在广蕲界岭与国军对峙,伺机再犯。
——陆上激战正酣,江面战场亦开辟。
沿长江北岸及江面由第9战区李延年第11军团第2军施中诚第57师(后调入第74军)和海军守备。驻扎日军为海军长谷川清第3舰队近藤英次郞第11战队,辖有续木祯弌第4特别陆战队、土师喜太郞第5特别陆战队;空军为冢原二四三第2航空兵联队,辖三木森彦第12航空队、上坂香苗第13航空队。早在战役准备阶段,长江上国军的海军和沿江炮兵与日军的空军、海军就已开战。国军威宁、长宁两艘军舰在武穴江面击落日军飞机两架,旋即被日军飞机炸沉,同时,武穴港两艘趸船也被炸沉。正当国军与日军在梅川、松阳一带战场激战正酣之时, 9月7日,施中诚第57师炮兵击沉日军舰1艘、击毁1艘。8日,国军海军漂雷队在龙坪新州江面击沉日舰艇2艘。9日,小股日军在军舰掩护下,乘汽艇企图在龙坪登陆,被守军击退。这便有了一战龙坪。

640.jpg
田家镇保卫战初期部署要图

——江面再漫硝烟,一战武穴炮火烈。
9月10日,日海军近藤第11战队水雷队一面在江面扫雷,一面与武穴守军施中诚第57师炮兵进行激烈炮战。9月12日,日军舰炮击武穴,海军航空兵多架飞机轰炸武穴。14日,日军波田重一支队(台湾混成旅团)攻占武穴对岸江西省瑞昌县码头镇,日军舰在码头镇附近向武穴炮击,并出动数十架飞机向武穴狂轰滥炸,致使武穴河街、正街起火。是日,日军扫雷艇在飞机掩护下,强行开至武穴江面进行扫雷作业,第57师炮兵和步兵以猛烈火力向江面日军射击。
——战场转向要塞,一战田镇敌遭挫。
日军主力南下后,试图夺取田家镇,若田家镇丢失,武汉则难保。国军当然是重兵把守,第9战区第11军团长李延年率第2军郑作民第9师、宋思毅第140师、施中诚第57师及原驻田家镇要塞炮兵部队镇守要塞,亲任总指挥。第57师师长施中诚担任要塞守备司令,核心阵地由徐州会战中威震敌胆的该师第341团守卫。要塞炮兵负责江面和支援地面作战。马口、灵泉庵、桂家垸、梅均以南地区为第三道防线,由第57师防守,并由该师堵击沿江西进的日海军第11战队及第4、第5特别陆战队。第二道防线成扇状,战线从九牛山、乌龟山、沙子垴、鸭掌庙及马口湖南岸,由郑作民第9师之一部防守。主力位于第一道防线,于广蕲交界的菩提坝、潘家山、崇山、德里桥、罗家山占领阵地,防御从梅川南下之敌。另在四望山、铁石墩、官桥、崔家山、梅家垸、下官庙布置其他警戒部队。外围有萧之楚第26军、张义纯第48军、何知重第86军为策应。长江南岸有李玉堂第8军防守江西省九江市瑞昌县;霍揆章第54军镇守湖北省阳新县富池口,称其为田南要塞,拱卫田家镇要塞(称田北要塞)。上述部队统归李延年指挥。为阻滞日军西进,第57师先后炸开长江黄广堤中庙及武穴新河口堤段,江水与武山湖、黄泥湖水连成一片泽国。

640.jpg
田家镇要塞

9月15日夜,日军第6师团今村第11旅团以中野第13联队约6000人为主力,开始劈砸田家镇这个长江大门,采取中间突破,向江防要塞前沿阵地崇山口攻击,守军第2军郑作民第9师第52团待日军进入伏击圈后发起攻击,歼敌600余人。协助第9师防守崇山口阵地的韦云淞第31军张光玮第174师行动突然,围歼日军400余人,收复崇山口阵地,蒋介石闻讯当即嘉奖该师。为策应要塞守备部队作战,外围的萧之楚第26军、张义纯第48军、何知重第86军侧击南进之敌。第9师与友军在铁石墩附近与日军激战,阵地失而复得。第26军王修身第32师在铁石高垴垸顽强地阻击日军,稳住了阵地。一战田家镇,敌伤亡惨重,无力再战。
是夜,李延年重新调整部署,增加刘汝明第68军李金田第119师、第26军陈永第44师、第31军张光玮第174师防守要塞以北及以西阵地;第29集团军许绍宗第67军官焱森第161师担任要塞以东及以南正面防守;第86军何绍周第103师会同弁庭芳第121师占领步塘村、陶文寨阵地,阻止黄泥湖方向增援之敌。仅留施中诚第57师一部分兵力驻守武穴。国军防守力量雄厚,要塞主阵地及外围有8个军的9个精锐师防守。稻叶四郞两次大规模增援今村第11旅团也只能维持,双方形成对峙。
——敌西进再受阻,二战武穴罪滔天。
日军仍不能西进,便令后续部队攻占长江重镇武穴。16日晨6时许,日海军近藤第11战队续木第4陆战队与中竹、多田两支部队在飞机、炮舰的掩护下,乘快艇强攻武穴,试图从潘家湾玻璃庵一带登陆。施中诚第57师周义重第339团顽强抗击。是日夜,日军欲从吕祖祠江堤决口处登陆,又被击退。续木第4陆战队武穴战场指挥官北山大尉所部,于日落前占领武穴东郊一角,从陆上进攻武穴。守军与之激战20小时至17日拂晓。17日上午,续木部从江对岸码头镇增兵至1000余人,再度攻击,突破武穴城区防御。守军一个营与敌展开巷战 ,毙敌500多人,该营官兵全部殉国,余部撤出。武穴失陷,成为日军另一个前进补给基地。同时,龙坪也失陷,这便出现二战龙坪。

640.jpg
田家镇要塞守军向日军射击

日军侵入武穴后,用火焰喷射器纵火燃烧3天3夜,烧毁下港、港咀上民房700余间,正街店铺150余家。下港张才垸500多名群众被日军从防空洞中搜出,强迫脱光衣服跪在稻场上,共有266人被屠杀。日寇再次犯下滔天罪行。
——日军卷土重来,二战田镇终被克。
面临日军从武穴、梅川及四望、长江南岸3个方向围攻田家镇态势,为便于作战,9月17日,蒋介石命令李延年第11军团及田家镇要塞改属第5战区指挥。为策应李延年第11军团作战,白崇禧令广济主战场外围第4兵团部分兵力在西北部山区攻击日军,以牵制第6师团主力,并令萧之楚第26军、张义纯第48军、何知重第86军协同李延年第 2军夹击已南下至田家镇北部之敌,迫使日军分兵回援。
是日,今村第11旅团攻下崇山阵地,第86军何绍周第103师立即由崇山南坡向日军发起攻击,战至午夜夺回阵地,并将旅团长今村包围于马口湖与黄泥湖之间,长达10天之久,只得靠飞机空投粮草、弹药维持。遗憾的是没能一鼓作气消灭今村。在崇山口前沿阵地上,第9师第26旅旅长杨宝钰指挥迫击炮击落一架日机。为增援今村部,驻扎武穴日海军近藤第11战队续木第4陆战队乘快艇穿过黄泥湖,从北岸登陆,遭到驻步塘村至陶文寨一线第2军郑作民第9师、何绍周第103师和弁庭芳第121师的阻击。由于日军派来增援部队,国军已腹背受敌,放弃崇山口。随后,日军第3师团一部约8000余人,由崇山口向沙子垴发起突然攻击,何绍周第103师与郑作民第9师夹击来犯之敌。18日,两艘日舰由武穴驶来,守军隐蔽在江边的炮台突然开炮,前面的敌舰被炮弹击中,拖着烈火和黑烟掉头往武穴逃窜。之后的5天内,在此江面上发生多次激战,日舰(艇)被击沉击伤达16艘以上。19日,日军第6师团分兵1000余人由老鹳窠向陈选铺进犯被击退,后转向郑作民第9师防区鸭掌山、沙子垴、乌龟山阵地进攻,激战数小时,并施放瓦斯,在这紧急关头,战区为何知重第86军弁庭芳第121师增加的两个团及时赶到,使防线未被突破。

640.jpg
进攻田家镇的日军今村旅团被围困

20日,日军全线向守军猛攻,阻滞在陈选铺之敌也乘机进攻鸭掌山,阵地反复争夺,几经易手,终因敌从武穴派来援军,郑作民第9师伤亡过重而被迫撤出,转移至乌龟山。该师撤退时一位姓黄的连长带领5名士兵,将重机枪架在一棵大樟树上扫射敌军,打退日军10余次冲锋,敌无奈便出动飞机轰炸,黄连长壮烈牺牲,5名勇士则撤离。是日,何知重第86军展开反攻,夺回了崇山口等阵地,恢复北线防御,歼敌700余人,使田家镇战场防御趋于稳定。
21日,日军约1000余人由黄泥湖再次向国军乌龟山阵地进攻,郑作民第9师侧背受敌后被包围,苦战整日于夜晚22时突围南撤,转移至马口湖南岸,防守田家镇北面阵地。22日,在主战场外围,日军前来增援的牛岛第36旅团气势汹汹地扑来,佐野第23联队进攻四望山,向守军侧背攻击,萧之楚第26军防区四望山、铁石墩相继失守。刘汝明第68军、何知重第86军弁庭芳第121师向四望山、许家铺一带日军发动反击,激战一天一夜,日军发射芥子气毒弹,国军纷纷中毒倒下。日军随即占领四望何桥、张家湾,直取沙子垴,守军因伤亡过重转移至胡家新庄、下东坡、甲垸之线固守。在激战期间,日军侵入大法寺地区,屠杀村民427人,毒死百姓400多人,奸污妇女250人,烧毁民房80余幢。

日军海陆空联合进攻作战仍未有大的进展,遂采取进一步的行动。9月24日,波田支队占领长江南岸半壁山,有了江南的支撑点,便向田家镇战场大量增兵,急令第2集团军第13师团(师团长荻洲立兵中将)从武穴登陆,急速向西驰援。26日,日军再次以海陆空联合行动围攻田家镇要塞。首先实施斩首行动,海军第11战队第5特别陆战队队长土师喜太郞率300余人偷偷在要塞附近江岸登陆,攀崖爬上阳城山,出其不意地攻击第11军团兼第2军田家镇要塞保卫战总指挥部,第57师施中诚师长大惊,急令杨宗鼎第171旅不惜一切代价反击,将敌压迫在山下悬崖死角不能动弹,直到保卫战结束。牛岛第36旅团若松第45联队山本第2 大队、佐野第23联队池田第2大队,先后多次救援陷入国军第103师包围之中的第11旅团长今村,行至四望山时均遭阻击,战至26日才与今村会合。今村第11旅团在增援部队来到后,遂向要塞主阵地疯狂进攻。由于江南岸守军未起到牵制敌人的作用,敌便向第57师正面发起佯攻,以迷惑我要塞炮兵火力,主力则绕到北面突袭,位于下郑、新屋下之敌乘夜突入上郑、虞李的施中诚第57师防地。同时,郑作民第9师正面的八峰山、黑家山阵地在与敌争夺10余次后也被突破。在第53团八峰山一处阵地上,只剩下少尉排长袁次荣一人,面对包围上来的日军,他果敢地拉响最后一枚手榴弹与敌同归于尽,所剩之敌见此壮举都被惊呆。日军同时占领田家镇西面马口镇,对田家镇形成近距离的包围。


640.jpg

江面上日军汽艇蜂涌而来

日军已迫近核心阵地玉屏山。27日,日军5000余人分两个梯队攻击玉屏山、阳城山两主阵地,敌机终日投弹轰炸和军舰远程大炮轰击炮台,要塞第一、第四炮台被摧毁。东南方向,敌迫近炮台不到3000米,江面敌汽艇趁炮台与陆上之敌恶战之机,蜂涌而来。炮台在敌水陆两面夹击中损失惨重,是日夜,日军已紧紧包围住要塞炮台,国军只得朝江上和陆上彻夜不停地打警戒炮,以防敌人偷渡偷袭。这一天激战中,我方伤亡惨重,今村第11旅团也付出了800多人伤亡代价。28日,由武穴西进之海军第11战队土师第5陆战队约4000余人从沙洲头、盘塘登陆,向核心阵地发动波浪式突击,日军还出动400余架次飞机,向要塞主阵地投掷1500枚重磅炸弹。守军施中诚第57师与敌激战竟日,终因伤亡过重,部分阵地失陷。战至下午,今村第11旅团又以5个步兵大队和一个山炮联队再次攻击玉屏山、阳城山阵地,守军与敌血战两昼夜,伤亡900人,阵地失而复得者再,终被攻破。敌一架飞机再次被国军第9师炮弹击落。此时,除最核心阵地要塞炮台,周围的要塞炮台均被日军占领。29日凌晨3时许,守军龙子育团长率第341团300多名官兵在核心阵地上与日军展开最终的殊死博斗,全部壮烈牺牲,龙子育团长亦殉国。海军指挥官梅一平少将也在最后的江面激战中牺牲,他是抗战中牺牲的国军海军最高将领。上午11时许,日军海陆空一起向要塞发起最后的总攻,中野第13联队与土师第5特别陆战队在象山炮台会师。
田家镇要塞守军在最后一个星期里与敌血战10余次,浴血拼博至29日晚,大量地歼灭了敌人。为防止腹背受敌而全军覆没,田家镇要塞总指挥李延年遂按照最高统帅部所授意的相机撤退的指令,令守军全部撤出阵地。武汉长江东大门排阀从此启开,广济阻击战由此结束。日军则感叹:“塞难攻不落,宛如当年的旅顺之战”。中国军队的战斗意志超越了日军的想像。
之后,李品仙第4兵团主力转进兰溪、浠水,继续阻敌西进。第9战区第2兵团李延年第11军团转至长江南岸黄石大治、阳新一带。

第三,战役评价

——有效地粉碎了日军战略企图。广济阻击战历时一个多月,是武汉大会战中持续时间最长的一个战役,日军虽然最终突破防御,但减缓了西进武汉的步伐,为这次会战粉碎日军迅速攻战武汉,速战速决,迫使中国ZF屈服的战略企图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为国民ZF、中央机构及物资从武汉向重庆撤离赢得了宝贵的时间。武汉会战之后,抗日战争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相持阶段,实现了国民ZF军事委员会战略意图。
——有力地消耗了敌有生力量。由于抗日军民英勇顽强,浴血奋战,据《中华民国史资料丛稿》大事记第二十四辑记载,此役日军死伤达20000人以上。仅田家镇战场就歼敌8000多人。击沉击伤日军舰(艇)20艘,以步兵武器击落日军飞机3架。第6师团作为日军最精锐战斗力最强悍的师团之一,损失惨重,二战梅川后无力再战,就地休整7天,补充兵员3200人,先后补充10000余人,在田家镇战场上,今村第11旅团岌岌可危,其第13联队几乎覆灭,这个师团就是在南京大屠杀中犯下滔天罪行的穷凶极恶的魔寇,嚣张气熖受到沉重打击。整个武汉会战侵华日军死伤约25万人。

640.jpg
要塞炮兵击沉日军舰艇

——中国军队也付出了重大牺牲。在纵横50公里广济战场上,双方反复拉锯战,中国军队伤亡约30000多人,仅在黄广边界龙头寨战斗3日内牺牲3000余人;第9师在鸭掌山战斗中牺牲2000余人,其中含旅长以下军官130余人;第68军和第86军第121师在四望山战斗中牺牲2000余人,阵亡士兵尸体排成三行,一个挨着一个,摆放一里多路;第57师牺牲近3000人。崇山、五福寺一带,在战争结束后一段时间里,阵亡士兵漫山遍野,尸体腐烂变成白骨,直到1939年村民返乡才收殓集中掩埋。崇山口、四望山还修有抗日官兵忠骸白骨塔。抗日勇士涌现出了许多可歌可泣英勇悲壮的事迹。整个武汉会战中国军队伤亡达40多万人,他们用血肉之躯为全民族谱写了一曲惊天动地、气壮山河的壮丽史诗。
——广济人民群众遭受到巨大牺牲。因战争群众死亡达6300多人,家园受到严重毁坏,生灵涂炭。因双方军队以及百姓死亡总数达50000人以上,导致广济全境霍乱瘟疫大流行,全县又因此死亡达17000多人。1938年,人口减至357995人。日军先后进行15次屠杀,众多平民遇难,失陷区的百姓,为躲避日军的蹂躏和屠杀,背井离乡。人民群众还能积极为抗日部队提供支援,自动收殓烈士尸骨,还立碑以志。
——战役组织实施也有值得反思的地方。在作战指导上有欠妥之处,兵力虽多,但过于分散,各个山头都布兵,战术纵深配置还不够,缺乏有力的战役预备队。有时战场主动性不够,受制于敌军的行动。指挥有的不协调,有时贻误战机。江南江北配合不够,没有起到策应作用。阵地防御有些呆板,战术不灵活,敌既有正面楔入,又采取迂回侧后攻击,对此应变不够。添油灯式的逐次用兵,致使消耗敌人的同时也过多的消耗了自己。空军没有对地面作战实施有效支援。
广济阻击战已过去84周年,抗日战争胜利77周年,抗日精神气贯长虹,抗日烽火永远点燃国人的意志和灵魂!

(参考资料:《广济县志》《武穴市抗日战争大事记》《武汉会战》《抗击日寇之广济阻击战》《田家镇战役日军精锐几乎覆灭》等有关资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