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穴历史] 要知武穴古文化必读梅川四高楼之歌咏四章

[复制链接]
查看7163 | 回复0 | 2023-5-17 16:08: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木偶哥 于 2023-5-20 02:03 编辑

9100b063b29d4010bd8f9f20914482aa.png



要知武穴古文化必读梅川四高楼之歌咏四章

文 | 巴耳朵
武穴梅川,原广济县治。自公元579年置永宁建县治以来,到1954年迁县治武穴,共治县一千三百八十五年,是名符其实的千年古镇。

640.jpg


在明代万历年间县治梅川,有一处文旅胜景,号梅浦清流,位列明八景、清十景之一。胜景缔造者,系名垂青史的明抚臣御史韩绅和明广济县令刘允昌。刘允昌,字燕及,桐城人。明汤显祖老师,万历甲辰进士,初令临川,以挥霍为御史所紏,谪岭南,旋起知广济,素有才望,敢自任上司疑难多屬决断一时,质成者一邑而数屬毕聚,若大府人民所不便立为解免。事暇,即与诸士子登高啸咏于西门外,建四高楼,五印心菴,度河为沧浪桥,置亭祠,两堤植梅浦旁,补奇木异卉,闸下流以蓄水分觞胄,倡和有刘秉鈇、王逢年、甘许国、陈楚瓊、陆嗣先、饶嘉元、胡驾生吴亮思称八士。蕲阳袁素亮、古巢、阮大铖间致饮楼上,开白堕遥山云,索景搜奇归路忘暝。邑旧有诗名,如张子龙、刘敬伯、寇巨源、杨用极公,搜遗表逸树碑名墓。二年转大理寺评事,江堤自戉申年久圯,公与樊丞创筑坚堤武家穴坝,为济永利。

640.jpg


四高楼,在县西门外,是文昌阁旧址,巡抚御史韩重建,知县刘允昌茸成之,改今名。东曰礼潛,西曰乘鄂,南曰幕岫,北曰襟江,楼下为梅浦,植梅千树,隔浦构亭,沧浪桥跨之与楼为映带,风晨月夕,刘则登焉,僚佐毕集,饮酒乐甚。刘允昌歌咏,诗四章,王逢年书刻四高楼上,楼下为五印菴,供大士像,隔河为祠,整瞻华丽一时,人文壮观焉。

640.jpg



其礼潛曰:楼之东,摩天削出青芙蓉,下固穷泉上薄日,其气魂魂光熊熊,玉泥金检自何代,轩辕副岳元封封,赫苏躍迹禅德通,衡南储君骑赤龙,紫光繡衣群官从。我欲揽取楼之东。

其乘鄂曰:楼之西,汀兰渚惠芳离离,灌婴城东节度石。二浦中分经五圻,紫髯未极墮台醉。大姥先将豹尾施,汉皋游女光容仪。明珠解摘被襳褵,翩然下来黄鹄矶。我欲搅取楼之西。

其幕岫曰:,楼之南,層峰叠巘绿于蓝,丛花旋飞击白练。瓊台嶻嶪开烟岚,夜半罡风吹铁瓦。虹蜺怒腸吞长川,仙人骑鱼垂鬍髯。朱鬣四趾雄雌骖,朝游絫岭暮匡山。我欲揽取楼之南。

其襟江曰:楼之北,空山石穴陈浮国,蝦蟆不躍长风沙。琵琶夜弹积布月,经营灏汗五千里。喷薄相陶灵气协,新阳女儿衣羽翩。青林童子姣且悦,西劳将军止伐栅。我欲揽取楼之北。

据居业斋集记述:川上种梅自桐城刘大令始,蕲王(荆王府)孙仲良以红白梅各二本来祝,大会赋诗有百里肩梅种我楼之句,蓋种之楼前云。广济县治号“梅川”可能源于此。

刘允昌知广济县令四年间,政治卓越清明,文风慰然成风,是广济建治以来文旅第一人。种梅、植梅,歌梅、咏梅,作梅川歌,顷力打造梅浦清流胜景。刘令除佐集广济蕲阳文人、荆王孙等登楼啸咏外,还事暇邀约地方文人骚客,游广济名山胜迹,斛酒赋诗。灵山之“曝月台”、大藏寺之“杯度停、”龙门冲之“云瀑潭”、龙湫寺之“龙湫夜雨”、梅川之"浴佛井“等名胜,均出自刘允昌等文人之手。

四高楼自刘允昌茸成后,成为广济文人精英聚集交流、饮酒赋诗之所,是明清时期最负盛名的文旅圣地。

张步云亦作歌咏四章。我望楼之东,去天不盈尺。啟明未落鸡未啼,隐隐芙桑掛晓日。晓日荧荧红竞天,楼上有人号摘仙。雄才一石书五车,斗酒七步诗百篇。趣无边,东方蜕骨隐金马,太乙烧藜照锦笺。吁嗟兮,楼东之高不可攀,几能曵裾候清颜。

我望楼之西,去地百余丈。層薨飞栋插云表,灵鹫嵯峨邈难上。阿弥化作宰官身,日开慈筏渡迷津。元蠡赤蟻香无迹,白叟黄童倍爽神。倍爽神,结良因。长庚夜夜临虚牖,西母朝朝驾雨轮。吁嗟乎,楼西之高不可升。几能曳裾接芳尘。

我望楼之南,隐隐天中间,箕星垂曜光陆離,火龙驱驾日蹁跹。楼上仙人奏舜絃,南薰一曲凌苍烟。雕梁紫燕调新语,桑野青童舞赤鞭。舞赤鞭,乐有年。武昌明月供庾亮,荆土乡心惱仲宣。吁嗟兮,楼南之高不可援,几能曳裾倚危欄。

我望楼之北,可仰亦可俯。危欄百尺掛霄汉,踈檽千片吞风雨。楼上仙人歌且舞,投壶散贴不停手。斗炳低徊当户牖,禺强立极坤维久。坤维久,甘自守,北阙思纶拂宫柳,攀辕遮道争奔走。吁嗟兮,楼北之高下可靓,几能曳裾三叩首。

饶嘉元和刘(县令刘允昌)四章:我欲揽取楼之东,灊山突兀摩青空,煙风一带絅作蠓。日月万古光暗胧,缥缈云生千尺松。阴阴古殿吹回风,自从倚牕开半壁,赤龙滕踏神灵通,手探金检跨晴虹。我欲揽取楼之东。

我欲揽取楼之西,卾渚负气垂青霓,層睇白日相撑挂。天倒压城城欲低,怒涛万里蛟龙鬪,恨无千年鹦鹉啼,黄鹤仙人色惆怅,徒倚阑干归路迷。侧身遥望白云齐。我欲揽取楼之西。

我欲揽取楼之南,朱欄画楯岗恋参,匡庐雾雨沾眉黛。篸岭松萝襯蔚蓝,吐纳元气无今古。突作楼基常烟岚,先皇亲封五岳冠。巽代名山书幾函,天风渺渺云驾骖。我欲揽取楼之南。

我欲揽取楼之北,风涛烟雨何悽恻,长江天际日悠悠,野戍潮来云气黑。宛转帆樯看卷书,裴迥襟带愁甸甸。倚阑下视见沧浪,怳惚鼋鼍凭肘肋。垂杨时作汀洲色,我欲揽取楼之北。

张仁熙重修四高楼碑记:四高楼,在邑西南隅,以障右辅也,旧为文昌阁,万历乙卯刘公淯水令济,为易今名。高甍朱提焕然天半,或曰刘芙于文以为观也,眉其四方,曰礼灊,曰乘鄂,曰幕岫曰襟江,复植梅于浦者,近千株,亭桥映带,风晨月夕,率僚佐登焉,饮酒赋诗,邑人传之至今。云遁更兵灾,楼颓而不坠者十二三,適邑侯东山潘公来,莅济心恻然,悯之,越数载,乃出其莅济之减饔割飡者,以治楼,数月而楼完,以僃民之望之若鲁灵之巍然,其旧而不复知公之植之不啻手据而足瘏也。邑人大喜,酬金以觞公于楼而顾谓仁熙记之。

梅川四高楼歌咏四章,初看起来荒诞无稽,晦涩难懂,但仔细研读,内容极其丰富,涉及到武穴北部名山和南部的江湖历史传说,是武穴远古文化集大成者。是宋以来广济文人对历史文献和神话传说搜奇补遗之作,是对广济古文化的一次具有重大意义的抢救性的整理和发掘。如果能传承到现在,一定会成为广济古文化皇冠上一颗催璨耀眼的明珠。

四高楼歌咏四章的内容,涉及到武穴现在的横岗山、层峰山、灵山等,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大阖山”,此山极其神秘、幽古,山名生僻难懂,背后的所隐藏的文化无人能解,但在歌咏四章能看到它的影子。

大阖山在今湖北武穴市东北。《清一统志·黄州府一》:大阖山“一名峇嵝山。《县志》, 山有五峰。曰嶙峮、曰翠屏、曰梵合、曰图密、曰嶛,环绕似墙宇壁立。前为飞龙岭,亦曰罡风峡。后曰海潮峰。峰之背曰雷公洞,深黑无底”。

四高楼歌咏四章的内容,还涉及到饱受质疑的武穴民间传说,如匡山、南岳、西王母、祝融宫、灊山天柱等,还有一些不被人知的琵琶女、青林童子、灌婴城、豹尾等远古传说。总而言之,武穴广济地域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养在深闺人不识,期待着我们现代武穴人再次撩开其神秘面纱。

郑重建议,武穴梅川镇ZF,唱响千年古镇,再造梅浦胜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