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穴历史] 惨烈的武穴镇保卫战

[复制链接]
查看7854 | 回复0 | 2023-6-20 14:24: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惨烈的武穴镇保卫战

市档案馆(史志研究中心) 蒋干城

1938年8月底,震惊中外的武汉保卫战外围战场推进到湖北广济。广济是一处十分理想的防守要地:北部逶迤多山,有县城梅川作为支点策应;南部江水滔滔,有田家镇天险要塞阻挡。国民ZF高度重视广济战场设防工作,先后调动10个番号军部队在此作战,在此后40多天残酷战斗中,中国军队用鲜血和生命顽强阻击了日本侵略军疯狂进攻,大大迟滞他们推进速度,为大武汉安全撤退赢得了宝贵时间,同时也让中国军队和广济民众付出了巨大牺牲代价。据不完全统计,整个广济阻击战期间,中国军民伤亡5万余人,日军也付出伤亡2万余人的代价。这里仅介绍一下“武穴镇保卫战”战斗经过。
初战武穴炮火连天

1938年9月中旬,广济北部山区战斗进入了胶着状态,日军改变进攻方式,把从长江突破田家镇要塞作为主要作战目标,制定了详细作战计划。突破田家镇要塞必须拔除武穴镇这个策应的犄角,同时也为日军增加一个绝佳前进基地。双方都明白对方意图,攻者大有必须攻下的决心,不下城头决不罢休;守者大有死守不放的意志,攻城不死也啃块肉。中日军队双方较量就从武穴镇周边展开。
640.jpg

1938年9月10日,日本海军近藤第11战队水雷部队全力在长江武穴段江面上扫雷,武穴江岸中国守军施中诚第57师炮兵立即实施反扫雷炮击,岸炮将日军扫雷艇击伤击沉多艘。9月12日,恼羞成怒的日本海军顾不得江面水雷还未扫清的情况下,命令静止江面不敢移动的日舰炮击武穴,日本海军航空兵多架飞机也加入轰炸武穴行列。14日,日军波田重一支队(台湾混成旅团)攻占了武穴对岸江西瑞昌码头镇,在山头架起大炮联合海空军一齐向武穴镇街炮击轰炸,致使武穴河街、正街民房毁损严重,百姓死伤累累,四散逃命。当日,日军扫雷艇在飞机掩护下强行江面扫雷,虽面临中国军队猛烈炮火也在所不惜。
潘家湾登陆惨遭失败

日军扫清江面水雷后,9月16日早上6时许,日海军续木第4陆战队与中竹、多田两支部队在飞机、炮艇掩护下,乘快艇试图从潘家湾玻璃庵一带强行登陆进攻武穴,中国军队施中诚第57师周义重第339团一个营在此顽强抗击。中国军队早已预料日军会在此登陆,事先在江岸埋设大量地雷,挖掘宽深壕沟,伪装虚假火力点。敌快艇一靠岸,日军就蜂拥而上发起进攻,随即被踩响的地雷炸得血肉横飞。第二波进攻又落入壕沟,上下不得,被劈头盖脑的一顿手榴弹炸得哭爹喊娘。几个侥幸爬上沟沿的日军,又被守军一通机枪弹雨打落下去。战至大半天,日寇尸体布满了江岸,血红的江水拍打着随水荡漾的尸体,一沉一浮,甚是凄惨恐怖。日军见占不到半点便宜,放弃了此处登陆。
640.jpg

江堤搏杀惊天动地

潘家湾登陆失败后,乘天色未黑,日军着手从吕祖祠江堤决口处登陆进攻武穴。几天前,中国守军为有效迟滞日军机械化部队,炸开江堤两处,让江水与武山湖、黄泥湖水连成一片,武穴镇周边成了一片汪洋泽国,日军坦克装甲车等重武器无法跟上,只好动用海军陆战队和陆上步兵进攻。当时吕祖祠段江堤炸堤决口后,江水把堤坝堤脚冲成深沟,深沟中间有一条狭窄未冲垮土路直通武穴镇区,深沟两外侧遍布地雷铁丝网,日军来不及扫雷清障,只好命令士兵平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从沟中窄路拼死向上冲锋,负责掩护的日军舰炮只要看到中国军队的火力点,就猛烈点射予以清除。中国守军没办法,也只好使用同样方式,命令士兵端枪提刀迎面搏杀,这样双方军队绞杀在一起,让日军舰炮无从下手。迎面刺杀的士兵喊杀声声震云霄,惨叫声不绝入耳,刺死刺伤士兵滚落深沟,倒在路上死伤士兵不管敌我一脚踢下深沟,再迎面搏杀,深沟底下堆满了双方士兵的尸体,血水顺沟流下染红了半边江水。日军被杀红了眼的中国守军彻底震慑住了,战斗进行了一个多时辰,日军连尸体未收就撤退了,强攻又未得逞。
640.jpg

城防防守惨遭算计

从陆路进攻的是日军续木第4陆战队北山大尉所部,于16日黄昏占领了武穴镇区东南一角,并着手从此处进攻武穴镇。当时的武穴镇面积仅限于沿江码头、河街(八户塘)、正街、刘家巷等地,面积还不到现在武穴城区的五分之一。防守城区是中国守军周义重339团的一个营,营长姓王。16日晚上,日军在坦克战车不到位的情况下,直接用大炮轰击城墙,王营长立即命令士兵修筑临时护墙,用沙土和石灰混合筑成的墙体在日军大炮的轰击下崩溃数次,但王营长毫不气馁,又命士兵用土袋、木板等简易材料支撑起防线,弥补墙体不足的漏洞。日军发动攻势猛烈,陆战队士兵和步兵努力向城墙靠近,但中国守军提前就预见了这一问题,紧急下令士兵布设了隐蔽铁丝网陷阱,让冲到墙根日军束手无策,成了活靶子,死伤惨重,进攻持续了20多个小时,日军毫无办法,城墙岿然不动。17日早上,续木部队又从江对岸码头镇调集千余人再攻武穴,在遭到集束手榴弹、燃烧汽油桶迎头痛击后,日军使出了“下三烂”手段,施放瓦斯毒气,乘守军失去反击能力,占领了城墙制高点。
640.jpg

城区巷战激烈悲壮

我们传统印象是:巷战攻防,易守难攻。但对于1938年9月中旬武穴镇城区巷战来说恰恰相反,是“难守易攻”。当时城区大多数建筑物为土木结构,坚固建筑物非常少。守军藏身于内,一炮下去就会活埋。9月17日早上8时许,日军200余人在一名叫伊贺仙太郎少尉带领下,展开了巷战进攻。中国军队也未放弃抵抗,留下一连士兵,在张连长带领下死守抗击。日军窜至河街(八户塘)石板桥一带时,遭到中国守军机枪和狙击手的火力打击,不时有击中落水和倒在桥面上的日军发出哀嚎声,日军随即调集重炮予以回击。正街战斗最激烈地方在西官壩(现武穴实验小学处),原国民党汉口特别市市长刘文岛家宅在此,房屋建筑比较坚固。守军安排少量士兵隐守楼上,其余隐蔽在一楼窗前坚固墙体内。楼上狙击手击倒几名日军后,遭到日军炮击,楼房垮塌,硝烟弥漫,炸死炸伤的中国士兵,伏墙倒垂空中,鲜血点滴流下。日酋伊贺仙太郎少尉与几个日本兵架起重机枪向一楼守军藏身处猛烈射击,飞溅的子弹让人抬不起头来。在这关键时刻,楼上重伤士兵不顾一切一跃而下,砸落在机枪上,乘机枪停射一刹那,守军勇猛冲出,一顿弹雨当场击毙了伊贺仙太郎和几名日军。巷战持续了一整天,守军几乎伤亡殆尽,傍晚时分,日军完全占领了残垣断壁的武穴镇,仅剩张连长带领几名士兵向崔家山、蔡凹方向突围出去,随后找到部队归队了。至此,武穴镇完全失守。悲壮而激烈的武穴镇保卫战前后持续了一个多星期,中国军队以大无畏不惧牺牲精神毙伤日军500余人,自己也付出了伤亡千余人的代价。武穴镇的陷落预示着田家镇要塞危在旦夕,悲哉!血写的田家镇要塞保卫战即将成为现实,战斗惨烈程度还在持续升级进行中。
谨以此文献给广济抗战中英勇牺牲的英烈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