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穴历史] 张盖凡:广济县张百可塆抗战亲民将军张让先

[复制链接]
查看194 | 回复0 | 2024-6-3 13:55: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640.jpg

广济县张百可塆抗战亲民将军张让先
文丨张盖凡


张让先将军,又名荣,字赞,生于1904年1月18日,即光绪二十九年,湖北省广济县张百可塆人。

张让先将军祖辈务农,家境贫寒。张让先是独子,13岁时在本湾读书,三字经,百家姓,四书五经等正品读物,后又转读蕲春县名师方倜生名下。


1923年考取入读武昌启黄中学。在校期间看到军阀混战,外国租界人横行霸道,到处欺压百姓。那时革命运动风起云涌,他在这种形势的影响下,与自己同年生的蕲春县籍胡风同学一起办起了刊物,宣传鼓动革命运动。1926年启黄中学毕业,回广济家乡后,立志报国,和一些青年参加农会,赤卫队等革命运动。


1927年,张让先考入国民革命军黄埔军校,即黄埔军校武汉分校第七期,1930年毕业。同年秋回到广济,恰逢同湾堂兄张凤林在广济开展革命活动。


张凤林此时正在中国工农红军第八军纵队渡江北上,于是两人一起谈心,受张凤林进步思想影响,张让先与本湾张平尔,顾家垸顾茂甫三人,一起参与共产党在广济地区组织的一些革命活动。

张让先隐瞒了自己参与共产党地下组织活动,被国民党政府委任第二区区长。为国民党抗日征兵,筹粮筹饷,推行五户连坐法,表现得非常出色。


1935年,康泽率领别动队进入四川,围剿红军,纪律严格,处处受限,张让先借母亲病重辞职回家,离开了别动队。

回到家又与张凤林一起谈心,在国家危急存亡之际,二人研究合作抗日之计。在大公中学期间,张让先召集学生训话,成立抗日救国宣传队,保卫大武汉。


1938年,日军在田家镇老鼠山设立炮楼二座,日军驻守严密,钢丝网密布,无法进入,中秋节深夜里,张让先带领其连队200余人,带上棉絮被,盖在钢丝网上,自己带头第一个翻赿钢丝网,击毙全部日军守卫数十人,摧毁炮楼二座,缴获大批日军枪支弹药等物资。


1933年冬,张让先率部队夜袭浠水县下巴河日军,击毙一名少佐军官,大获全胜。


1940年春节之夜,张让先率十七纵队,以两个支队打败日伪军,随后又奉命夜袭黄梅小池日军,紧接着又打败了驻扎在濯港的日军,打得日军摸不着头脑。


张让先凭借多年的作战经验,平时多训练,战时少流血,作战迅猛,出其不意,速战速决。战斗力强,战术多变,多梯队纵深,波浪式冲锋,常以拂晓和中午为突破口,打得敌人措手不及。


1941年,张让先与蕲春县县长何庭芳,成立蕲黄广三县民团,张让先任团长,后又改为鄂东挺进军,张让先又任独立支队支队长。在任期间,张让先率部队袭击黄梅仰天窩日军,趁日军开午饭之际,突然袭击,使日军措手不及,全歼日军三百余人。


张让先虽然身为国民党军官,但暗中总是帮着共产党这边。他经常与堂兄蕲黄广边区负责人张凤林配合打击日军,在他负责剿匪地区溪水一带,某夜故意让李先念的新四军部队五师,通过其驻守地,放走了李先念部队。


张让先将军人在朝中心在汉,与堂兄张凤林商量,趁在解放武汉时,张让先暗中带部队准备好了投诚,可被国民党怀疑,提前将张让先部队调走了,投诚失败,国民党政府又任命张让先任湖北省财政厅厅长职务,军队是少将军衔。


自从堂兄张凤林牺牲后,与共产党断了联系,除了张凤林外,共产党这边再无别人知道,张让先暗地里是共产党地下组织成员,他俩是单线联系,迫不得已只有跟着国民党走,武汉解放了,张让先走投无路,联系花桥街花楼凤台老板郭锡华后,就在武昌大东门这家饭店上吊自缢牺牲了。


1984年的一天上午,武穴下官村有一位老人来我诊所就诊,他听我口音说我是张百可塆人。他就跟我聊起了张让先将军的一些事。


老人名叫田舜耕,是一名小学教师,解放前曾是张让先将军私人秘书,跟随其多年,谈到了张让先在浠水,蕲春,刘河一带驻军期间,留下了令人佩服的故事。


有一天开全军告知大会,说要准备出兵抗日打仗,其实是要搞一场军事训练演习,当晚就有一个士兵是安徽省宿松县人逃跑了,张让先得知即派三个士兵连夜赶往宿松县抓人,那士兵刚一到家就被抓过正着。当即就被带回部队,按军纪逃跑者立斩无疑。可张让先并没有这样做,只是将其关押起来,说等后仗打结束了再执行。


张让先喑中叫秘书田舜耕找几个士兵,到张百可塆将其母亲接来军营。

到了第三天上午,全军集合在操场上开大会,将逃兵五花大绑,背上插上斩标,推到操场前面向全体官兵跪着,宣布其临阵脱逃的罪名,准备执行枪毙。


正在此时,几个士兵抬着一顶轿子来到会场前,放下轿子,众士兵不知何故,报告支队长!您母亲大人看您来了。张让先故作大惊,谁叫抬来的,来这干什么!赶紧抬回营部休息。这时他母亲从轿子里慢步走出来,拄着手杖,抬头看看操场,哦呀!今天怎么这么多人,这么热闹有什么喜事,还是准备出兵呀!士兵回应,太婆不知,有一士兵临战时逃跑了,按军纪今天要执行枪决,指着那士兵说,您老人家看,前面跪着的就是。


张让先母亲拄着手杖,战战兢兢地慢步来到逃犯面前问道,你为什么要当逃兵呢?当逃兵是要枪毙的你也不知道!那逃兵说我怕在战场上会被打死的,太婆说打仗是要死人的,并用手杖指着全场所有士兵说,他们都不怕死呀!你既然当了兵就不要怕死,更不能临阵脱逃,那士兵说,我家上有老父母身体不好,下有妻子儿女,我死了他们无人抚养,说着便失声痛哭起来!


太婆说你哭什么,不要哭,只要你下次再不犯,听从指挥不当逃兵我放你一命。但你要向全体官兵保证,从今以后,任何时候,遇到任何战事都不能当逃兵,如若再当逃兵当斩立决,无人救你。


那逃兵听了连连点头,下次不敢,下次不敢,太婆便要亲自给那逃犯松绑,张让先见状连忙将母亲拉开说,这是军纪,违者一律斩首。太婆故作大骂,我养儿子是为了保护老百姓的,为老百姓做好事,做善事,保护老百姓生命财产的,抗日是为了救国人危难之急,保家卫国,怎么能杀自己人呢!故用手杖要打张让先。人犯了法可以改嘛,叫他改就是了,把他杀了,他家父母妻儿谁来养?边说边大怒的样子。又对那逃兵说,起来!向众人表个态,从今以后再不当逃兵,还要立功补过。那逃兵立即站了起来,大声向全场官兵说,我错了,大家不要学我,请大家监督我,我将来一定要立功赎罪,在战场上战死而无悔。就这样将那士兵给松绑了,救了他一命。像这样差不多的事情都是这样给处理的。所以在张让先将军手中当过兵的人,都对张让先很敬佩,张让先将军从小就听从母训,就是不随便杀一个人的。


有一次上早操,集合号子响了三遍,全军官兵都在操场集合了。其中有一士兵在老百姓小麦地里解大便,听到号子响了三遍,连忙提着裤子从麦地里飞跑到操场集合,张让先见状,朝天就是一枪,对那士兵大喝一声,站住!那士兵惊呆了,张让先上前就是一巴掌将其打趴在地。众士兵惊得不知何故,即又将那士兵从地上抓起来,我问你,你家是干什么出身的,那士兵说农村做庄稼的,既然你家也是做庄稼的,那你为什么还要将老百姓的麦子给踩了,那士兵说怕迟到了,那你为什么不起早点,再迟到也不能把人家的庄稼给踩没了,人人像你这样老百姓的庄稼不全给踩完了,人家吃什么?那我明天把部队开到你家去,将你家麦子全都给踩没了,你家人又是怎么想的。那士兵连声说,支队长我错了,我错了下不为例。那你赶快向人家认错去,张让先将军从自己荷包里掏出两块大洋交给那士兵,送到老乡家赔礼认错去,张让先将军是这样管教部队亲民的。


抓盐贩子

抗战时期政府控盐,老百姓家很少有食盐吃,特别是大别山区新四军被封锁在大山里,更是找不到食盐。长江一带只有武穴深水港才有少数商铺人偷卖食盐的,蕲,黄,广周边有大胆的老百姓,乘机偷卖食盐到大别山区,赚点家用钱。


张让先部队接上级政府命令,驻军蕲春刘河,负责新四军活动和控制食盐进入大别山区。


张让先部队夜以继日地把守进入山区路口,盐贩子们无机可乘,贩盐不成反被抓扣。后来他们暗中打听到说是张让先部队把守,知道张让先是张百可塆的人,为人品质好很讲义气,就有人提议邀张百可塆人参加贩盐。也有些胆子大的,冒充自己是张百可塆的人就直接给放行,慢慢地暗里传开了。后来所有贩卖食盐的都说自己是张百可塆的人,时间长了,守兵们怀疑,怎么每天抓的盐贩子都是支队长塆的人呢,难道支队长全塆人都贩盐吗?


有一天,守兵们抓了几个盐贩子扣押起来,还进行敲打。正巧其中有一人正是张百可塆的人,不服敲打,死活要见支队长本人。结果传到张让先将军知道了,他亲自来到看守地方,进屋一眼就认出其中一人正是张百可塆的人,并亲切地叫上名字,守兵们傻眼了。


张让先对守护士兵们轻声说,守护只是一种形式,抓到贩盐的白天一律放在部队看守,给他们吃饭,到了晚上赶紧给他们放行。山里人都没盐吃,很多人都出现全身浮肿,不能劳动,山里还有几十万人根本就没盐吃呢!他们怎么活命。(暗示山区里有几十万新四军)要是你们家人都不给吃盐怎么活命。


控制食盐的买卖是上级政府一时的指令,犯不着什么大法。

抓盐贩是形势要向上级交差,今后你们看着办吧,谨慎点,绝不能被上级巡查人员发现了就是,上级知道了还是要追责的。


田舜耕老师讲到这里,说,张让先将军看起来很威严,身材魁梧,皮肤黝黑,一般人见了有些胆怯,只要接触过他的人,就知道他其实心地善良,道德品行端正,和蔼可亲,公正廉洁亲民,是个勤政爱国爱民的好将军。他真的是国民党军官,暗中总是帮着共产党这边做事,只是一般人不知道,所以说张让先将军既是国民党军官,又是通共地下组织要员,既是抗战将军,更是亲民将军。田舜耕老师继续说…



【作者简介】

张盖凡,中医世家,武穴市个体卫生工作者协会会长,从医六十余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