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家江家垸的过往和如今

[复制链接]
查看741 | 回复0 | 2024-5-5 12:20: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老家江家垸的过往和如今
江跃军

老家是根,树长天高也忘不了根;老家是红线,永远牵系着游子的心;老家是灵魂的港湾,无论你漂泊到哪里,思绪总会飞回,寻找那份温馨。 我的老家江家垸,在武穴市梅川镇西南部司古塔行政村管辖里,人民公社时是司古塔大队的一个生产队,现如今是一个风光如画的典型和美乡村。江家垸的由来要从古时说起。康熙年间,江氏120世祖有为公携子永昌由蕲州张榜舒垸迁至广济(现武穴市)箭场上,在这里开拓、耕耘、劳作,构建家园,逐步形成自然村垸。几度风云,几度春秋,经过数代人的努力奋斗,逐步发展壮大,360余年来,繁衍14代人,140余户,600余人(含在外数)。
640.jpg
如今的江家垸景象

我对垸的印象要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孩童时说起。它的轮廓和布局及点滴依旧在脑海里闪现……垸场在一个不大的山坳里,房屋顺坡而建,前低后高成梯形,基本屋场坐西朝东,比较整齐地排成几排,北边有部分屋场向东折转大概100度,坐北朝南,中间一条路贯穿前后,垸中间有一棵老槐树,垸前有一个广场,社员们叫它草场,草场和垸的南侧各有一口水塘,草场前面是门楼,垸周围筑有土巴围墙,出门是田野,平坦开阔,禾苗成长时,田野像铺上一片绿色的地毯;谷粒、麦粒成熟后,金穗像浪涛一样翻滚,与阳光交相辉映;棉花丰收时,朵朵白云般绽放的棉桃,宛如银装素裹着田野,与蓝天相衬托;油菜花绽开后,熠熠生辉,把大地点缀得如诗如画。穿过田野就是梅川河,过河便是梅武公路,北至梅川20里,南距武穴50余,南边5里处过河是塔水桥,北边5里处是另外一个大集镇下柳垸。西边山是垸里打柴之处,适宜的季度可以捡到蘑菇。可见是一个依山傍水,顺应自然,向阳而成,开阔通透,生活便利,安居乐业的好垸落。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故乡沃土富饶又滋润,江家垸人平凡也风流。垸里金槐叔在解放初期就在家乡当农村干部,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期到六十年代末担任司古塔大队党支部书记,本大队管辖江家垸、毛家垸,竹林下垸、大木林垸、司古塔垸5个生产队。之后,祖杨爹(家乡语:爹即为祖父)接任大队党支部书记,一直干到改革开放之后,他们公道正直,无私奉献,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在本垸及全大队社员群众中享有很高的威望。江宝生是金槐叔的第三个儿子,大家叫他老三,他于1994年起,当了20年的司古塔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带领群众奔小康,为乡村建设做出了应有贡献。后生江艳慧,皮肤黝黑,虎头虎脑,搭配他那魁梧的身材,就像是一座黑“铁塔”,垸里人叫他黑伢,他于2014年接任了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如同他那“铁塔”一般的身材,浑身散发出无穷无尽的勇气和力量,敢想肯干,争先创优,带领乡亲们脱贫致富,为乡村振兴,建设和美乡村立下了汗马功劳。

640.jpg
江盛元作为全国邮电部门学大庆会议代表同华国锋、叶剑英、邓小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合影

垸里在外工作的人士也在本职岗位上为祖国建设做贡献。在武汉邮电部门工作的贵尔爹,谱名江昌喜,名江爱贵,解放之初,他带着本垸的青年江盛元(我叫他大叔)、江润兴(我叫他毛伢叔)等到武汉参加国家建设,工作在邮电部电信三公司,常年在外施工,冒着严寒和酷暑架电线、铺光缆,为国家通信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大叔江盛元还担任工程队长,获得“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荣誉称号,1977年参加第二次全国邮电部门学大庆会议,受到华国锋、叶剑英、邓小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并合影留念。均全叔是垸里很有成就的人物,建国初期考入武汉粮食学校,后担任黄冈地区粮食局长、黄冈粮食学校校长。

刚刚解放,我父亲江子明考入了湖北邮电学校,毕业后从事邮电工作,七十年代一度在县工业局工作,五十年代,他也带着大叔的弟弟江盛泉(我叫他细叔)、均全叔的爱人珍尔娘、江家垸的外甥女雪蓉姐等几个年轻人到黄冈和广济邮电系统参加社会主义建设。抗美援朝战争爆发,桃生叔、魏生叔踊跃参加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成为最可爱的人。江涛,原名江米贵,黄冈高中毕业,是“老三届”,也是垸里第一个参军提干的后生,参加过唐山抗震救灾,受到河北省委、省政府和沈阳军区通令嘉奖,转业后在武穴市建委工作,正局级待遇退休。后生江鸿杰本在武穴市农业银行工作,有一个铁饭碗,但他不甘如此,断然下海打拼创业,成为主板上市公司广东中旗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之一、武汉武穴商会副会长。江东如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是垸里第一个上重点大学的高材生。还有不少后生考入北京大学、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等等,成为社会精英和各界翘楚。

一个祖先育一宗亲

亲不亲故乡人,打断骨头连着筋。垸里民风淳朴,乡亲善良,有情有义,有家乡情结,大家心系垸里建设,有力出力,有的慷慨解囊,有的积极争取政府支持。八十年代,父亲在县交通局争取资金为垸里修桥筑路,均全叔捐款为垸里修建门楼。鸿杰是和美乡村建设的重要推手,当好顾问,出谋献策,并提供资金赞助,保障工程的实施。
640.jpg
司古塔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江艳慧



宝生和艳慧书记积极争取项目和资金,帮助群众致富,搞好乡村建设。艳慧书记总是开着自家车颠簸劳顿,跑项目、跑资金,市里所发的工资还不够所花的汽油费。江超在武汉工作,利用自己的人脉关系,积极帮助垸里联系专家设计和美乡村的方案。在和美乡村建设中,乡亲们表示:“党和政府为我们谋福利,我们不能袖手旁观,应该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大家捐款达110万元,筹工投劳6968个。垸里和垸外的乡亲一家亲,相互关照,武汉的大叔家是垸里人来汉的客栈,他家在汉口新华路省邮电局宿舍的五楼,家里阳台比较大,打地铺能够住宿10多个人,经常有不少来汉务工的乡亲夜宿这里,大叔经常在外地施工,大娘既要上班工作,还热情招待乡亲们。

黄冈均全叔家则是垸里人来黄冈的接待站。我的母亲在武穴电影院工作,父亲五六十年代在梅川邮电局工作,这两处也是垸里人的中转接待站,有的人来梅川需要住宿,父亲就把他们领到我外祖父母家,记得在武汉邮电部门工作的贵尔爹来梅川治病,在我家住了一个月,我外祖父母给予了照顾。后来父亲调武穴工作,家里分了房子,更是方便接待乡亲们。一方有难全垸支援,前不久,70多岁的江茂祥深夜突发脑溢血,艳慧书记连夜开车把他送往黄冈医院抢救,乡亲们纷纷捐款帮助他渡过难关。

一个记忆饱蘸一片乡愁

乡愁,那是一种魂牵梦萦的牵挂,是远方的云,总在心头上飘来飘去;是远方的灯,总在心底里点燃。记忆里老家,那是一段温馨的岁月,如同老酒越陈越香,岁月悠长,乡愁越浓。
640.jpg
江家垸一景

我祖父、祖母和伯父、堂妹他们生活在江家垸。解放前家里有点田地,老屋是一排连六的房子,土改时家里定为中农成分。祖父在生产队里放牛,伯父是老实的农民,祖母热心快肠,乐于助人,对家庭困难的乡亲给予些施舍,她还会点掐痧等医术,无偿地治疗垸里儿童常见病,在垸里受到了广泛的尊敬。七十年代初,祖母过世后,祖宅迁至垸的前排,盖了一栋连三的青砖灌斗的土砖瓦屋,后无人居住,于前年倒塌,残垣断壁在美丽乡村建设中拆除。我在梅川镇出生,随外祖父母在梅川镇长大,属镇上的伢儿。我每年学校放假回一次江家垸,父亲要我回去和祖父母一起过年,我不愿意,他便掏出两块钱哄我,算是买我回乡下过年。

我有时是随父母一起回去,有时父母亲忙于工作回不去,伯父就推着线车(独轮车)来梅川接我回去。有一次,武汉的大叔、毛伢叔,黄冈的均全叔、珍尔娘、细叔约到一起回老家过年,他们齐聚梅川,父亲做好我的工作,让我随他们回去,当时父亲是梅川邮电局长,由于“文革”,作为“当权派”被打倒,负责接送邮件,他联系邮电局运送邮件的顺风车捎大家回去。当时只有塔水桥有一座桥过河,我们一行就近下车,春节前正是隆冬,由毛伢叔赤脚䠀水把大家一一背过河。大叔和金槐叔家在我家前排,均全叔家在我家后排,他们住得很靠近,大叔、金槐叔还与我父亲是同庚,都是1933年出生,加上小两岁的均全叔,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感情比亲兄弟还亲,一直保持来往。金槐叔的大儿子树生拜我父亲为干父,金槐叔还与我大姑结为亲家,他的三女儿嫁给我大姑的细儿、我的五老表。

由于大叔家正对我家前排下一层屋场,我管大娘叫下沿娘。下沿娘姓饶,名美蓉,身材修长,长得很体面,瓜子脸,五官生得像大城市女士般的洋气,尤其是一双漂亮的丹凤眼大而又明亮,举止落落大方、干练利索,八十年代以前她一直在乡下干农活,是远近闻名的大美人,后来到武汉工作,仍然是大城市的大美人,是一种不需修饰的自然美。她和金槐叔的爱人旺悌娘对我祖父、祖母多有照顾,对我当然很好。我是家里长孙,祖父母视为掌上明珠,回到垸里,乡亲们给予热情招待,不少人送来鸡蛋,这可是乡下最好的礼品。大叔、金槐叔、均全叔等家里轮流接我吃饭。
640.jpg
司古塔村千余亩优质品种稻田丰收景象

乡下过年没有梅川街热闹好玩,尽管“文革”期间唱老戏、踩龙船、耍狮子、舞龙停止,但街上伢除了可以放鞭炮,还可以玩打洋炮枪,买新奇的玩具,看宣传队演出和篮球、乒乓球比赛,尤其是东门头、三眼井、考棚极其热闹。那个时候洋炮卷只有街上有得买,乡下伢玩得少。但乡下过年也有其风味,是祈福的重要时机和亲情的交织升华。腊月二十四打伢过年,只有这一天可以打小孩,过年期间不再打了。腊月二十八换年福,吃年饭,放鞭炮,喜气洋洋,团团圆圆,年年有福余。大年三十贴春联、贴福字,新桃换旧符,晚上一家人坐在火盆旁守岁,阖家欢聚,其乐融融,迎接新年到来,大人给小孩压岁钱,那时没有电视看,一般也要守岁到12点钟。

转点进入新年,放鞭炮,辞旧迎新,驱邪避害,祈求新年五谷丰登、阖家幸福。大年初一,早上吃圆粑(圆年糕),称其为吃圆宝,有糯米粑和高粱粑,吃法有水煮和糖煎。乡亲们相互走动,家里、垸里拜年的人群络绎不绝,大家热情地打招呼。男伢穿着蓝士林布新衣裳,女孩穿着红花布衫,两眉之间点着一个朱砂红墩,手里提着装花生、蚕豆、薯果、糖果的小篮子去拜年。

这个时候,各家尽量拿出最好的糖果、食品和土产品来招待拜年客,一般的有蚕豆、薯果、花生、水果糖、金豆、洋糖果,好一点的还有奶糖、桃糕、云片糕……有一次过年,我犯调皮,见大叔的大女儿珍华带着她的弟弟珍权来我家拜年,就虚掩着门,悄悄地在门头上放着一把笤帚,他们来一推门,笤帚正好砸在他们的身上,我便招来父母的一顿训斥。乡下人很好客,人情味浓,过年期间,亲戚朋友相互请客,初二女儿带着女婿、领着儿女回娘家拜年,之后几天里,接着请客,称其为正月里接亲家、朋友出方,有的人家从早餐就开始接客喝酒。可见,乡下过年虽然平常,但不乏年味。
640.jpg
和美乡村建设中村民参加施工

“文革”期间,广济县境的“工交派”与“红色派”发生武斗,1968年夏天,父母亲躲避回到乡下。此时,我上小学三年级,学校也停课,我和两个弟弟随父母在垸里住了两个月,这是我在垸里住得最长的时间。垸里与我差不多大的伢尔有金槐叔的大儿子树生、二儿子银生,还有黑云、二喜等,他们都放牛、干活,有时我们一起玩,有时我只能自己玩。还有女伢珍华、均全叔的大女儿江圆、我堂妹秋桂,她们稍小一点,又是女孩,与她们玩不起来。

早上迎着朝阳,和放牛的小伙伴们一起,在山坡上骑在牛背上玩耍,在花草丛中抓蜻蜓、捕蝴蝶、逮螳螂,朝霞映红了稚嫩的面庞。中午骄阳似火,我头顶着烈日爬树捉知了;有时随着放牛的小伙伴在河边放牛,下河摸鱼,白白的面部和身上晒得漆黑,背心脱下来,身上留下一个黑白相间、十分明显的背心印子;有时在垸中间的老槐树上爬树玩,有一次,在树上掏鸟窝抓了两只小八哥鸟,伯父的二养子连生哥给我找来一个竹笼,把八哥鸟养了起来,我每天捉虫给它吃,慢慢地养大了。

有时我跟母亲置气不回去吃饭,伯父就来哄我回家,说“八哥要吃食了,一直在叫,你不回去它们不吃。”傍晚,日落西山,我跟伯父的大养子泳生哥一起到河里去洗冷水澡,那时我还不会游泳,有一次掉到深处呛了不少水,被泳生哥一把拉了上来。据说河里也淹死过人,黑云曾在河里救过溺水的鸿杰和建定。泳生哥在县里上高中,是“红三师”的“革命小将”,家里怕他出问题,便把他找回来参加生产,我经常跟他一起到下柳垸去买东西。记得本房的亲戚友水叔送给我一个精致的用打火石点火、汽油燃烧的打火机,我很是喜欢,玩了好几年。
640.jpg
江家垸文化活动中心落成典礼

此时,大弟跃辉五岁,小弟跃武才一岁。晚上跃辉和我在一张床睡觉,有一次,他从床上掉了下去,摔断了胳膊,母亲责怪我。前一年来垸里,他背着细叔的大女儿玩,嘴巴磕在木盆沿上,磕掉了前排的上牙,从此叫了他好几年的“缺牙”,他真是够倒霉的。此期间,细叔也回来了,他是个闲不住的人,没烟抽,他找来水烟斗抽水烟。闲着没事,他寻思着钓甲鱼,在高粱秆中系一根线,另一端系一根针,自制渔具,有一段时间,他每天早早地到下柳垸买猪肝做诱饵,我跟着他一起跑遍了周围的水塘,真还有不少的收获,大家吃甲鱼吃了个够。细叔那个时候很是威风,他在黄冈邮电局送机要,骑着单人摩托车在全地区范围内奔驰,风尘仆仆,经常路过垸前的公路,家里找他时,大娘就在公路边等他。
640.jpg
村民住宅四合庭院

正值“文革”派性武斗时,农村有的垸与垸之间的互助械斗也有势头,“工交派”攻打朱奇武垸,既是派性武斗,也有互助械斗的因素。有一天晚上,垸里人和外面回来的人聚集在草场上闲聊、誇方,自然而然地谈到互助械斗的问题,江家垸也与某垸不和,还与某垸因渠道争水发生过数次械斗,致使两垸之间几十年没有婚嫁关系,于是有人说要有所防备。细叔觉悟高,想制止这种情绪的滋长。有人便说:“到时候你不回来参战,就枪毙你!”这话是玩笑话,是在当时背景下说出的。过了一段时间,我们又到垸对面的胡祥寿垸的大姑家、塔水桥南边下林垸的细姑家住了几天。这一个记忆,饱蘸了一片乡愁、一种挥之不去的思乡情结。

一个美好愿景成为一个美丽现实

乡村振兴、构建美丽家园是多少代人的愿望和为之奋斗的目标,在这一代人身上破茧成蝶得以实现。近年来,司古塔村“两委”提出决策共谋、发展共建、建设共管、效果共评、成果共享的理念,通过党员带动、群众主动、多方联动,深入推进,共同缔造。黑伢江艳慧原在武汉做建材生意,回乡当选司古塔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后,当好脱贫攻坚“领头雁”,乡村振兴“火车头”,跑出了干事创业的加速度。首先,坚持党建引领,充分发挥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把村民聚拢到党组织周围,把党的主张变为群众的自觉行动。
640.jpg
举行“垸子夜话”,村民共议村务

举贤任能,还把垸里能人调动起来,发挥智囊团和推进者作用。宝生是前任书记,现任书记艳慧对他以诚相待,发挥其优势,用好他的经验。老书记宝生也没有顾虑,放开手脚干,尽力支持后任书记的工作。鸿杰很能干,有智慧,有实力,我前面已讲过,是智囊团的重要成员和重要推手。老党员江茂祥,群众威信高,有号召力,在做群众工作时发挥了应有的作用。江若造在温州做建筑工程,当了项目经理和工程师,垸里和美乡村建设工程责无旁贷地由他担任总监理,保证工程质量,掌握施工进度。

这班人有担当、有作为,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选好产业突破口,因地制宜发展种植业。根据土质偏酸性的特点,经过广泛调查研究,引进“桃湘优莉晶”品种稻子,全村种植1000余亩,年产值可达200万元。在浙江引进“红美人”柑橘,是一年种、百年收的“铁杆品种”,村里还免费提供柑橘苗,并给予技术指导,让村民们把房前屋后的空地都种上,既增加收入,又美化环境,挂果后由村里通过电商平台统一销售,全村橘园150余亩,盛果期年收入可达30万元。村民人均年纯收入由过去的不足2000元,提升到10000多元。不断增强村民的内生动力和自我发展潜力,提高土地产出和经济效益,实现脱贫不返贫。

同时,不断发展壮大集体经济,去年集体经济收入达30万元。以和美乡村建设为契机,着力改善人居水平。艳慧书记积极向市里争取试点项目,在关键的时刻,连夜驱车到武汉设计院,请专家设计《景观改造设计方案》,总体规划是,以“乡风文明,生态宜居”为导向,从“更新与重塑”着手,对场地基础设施更新,对文化场地重塑,形成顺应自然、环境优美的江家垸。项目及方案先后得到武穴市、黄冈市相关部门的审批通过。
640.jpg
武穴市在江家垸召开和美乡村现场会,市委书记胡昊、市长查俊等领导出席

接下来就是解决资金及工程实施问题。资金来源,一是争取上面政策投资和奖励资金,二是群众集资和捐赠,三是筹工投劳,以工代赈,鼓励村民参加工程建设。在和美乡村示范创建中,对影响人居环境的顽瘴全面整治,共拆除旱厕27个,牛栏、猪圈、柴棚、厨房28处,破旧危房81间,残垣断壁8处。建“四小园”7520平方米,其中建小花园1000平方米;修建干道4条,道路填覆及硬化5000米,垸内道路抺黑1500米;民居墙体彩绘5500平方米;修建公厕3个,公共停车位36个,广场休闲长廊50米;两口水塘进行了水质护理,周围修建了护栏;广场实现绿化、亮化、美化;实现污水、雨水分离;村民致富了,住的是楼房,还有别墅、四合庭院;建造典雅庄严大气的文化活动中心,丰富群众文化生活。

文化活动中心于2024年2月15日落成举行典礼,这一天彩旗招展,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人头攒动,热闹非凡,我应邀出席了典礼。加强精神文明建设,汇聚乡村正能量。制订文明村庄、文明家庭公约,成立垸组发展理事会、道德评议会、红白理事会,引导群众树立文明新风,开展“最美庭院”“十星级文明农户”评比,以身边典型带动身边人。加强民主管理,举行“垸子夜话”,村民共议村务。这正是:目之所及绿意盎然,处处遍是观光景点,脱贫致富奔赴小康,精神面貌焕然新变。司古塔村创建乡村振兴示范村的先进事迹被《湖北日报》《学习强国》等媒体报道,去年,武穴市在江家垸召开了和美乡村现场会,市委胡昊书记亲自参加,胡书记到南京出差,我见到他,他讲了司古塔村江家垸美丽乡村建设情况,还表扬了艳慧书记。
640.jpg
江艳慧书记在领奖的现场

近年来,司古塔村全面发展,成效显著,多次受到上级表彰,被梅川镇表彰为“先进基层党组织”“十佳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单位”“十佳巩固脱贫攻坚成果村”“十佳生态文明村”“综合目标考核十强村”。江艳慧书记个人被武穴市委、梅川镇党委表彰为“优秀党务工作者”“优秀党支部书记”“优秀村干部”。金碑银碑,不如老百姓的口碑,村民们也给予了褒奖,他们说:“村垸变化这么大,首先要感谢村‘两委’干部和党员!”一个美好的愿景,终成一个美丽的现实,增强了村民的获得感、幸福感!谨以此文献给江家垸的乡亲们!献给为家乡和美乡村建设作出贡献的人们!祝愿大家健康快乐,万事顺遂!祝愿过世的在天堂安好!鸣谢江艳慧、江鸿杰、江华、江跃辉对撰写此文的支持!

2024年4月29日 于南京

作者简介:作者江跃军,湖北黄冈武穴人,于1976年7月武穴中学高中毕业,8月下乡插队到本县田镇公社马口大队当知识青年,1978年3月参军入伍,后上军校当干部服役25年,后转业到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任机关党委书记。6次荣立个人三等功。在军队、地方期刊发表军事、政工、党建等文章120篇,有30篇文章在军队有关机构、全国检察机关及其他全国性机构、省级及省级机关获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