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坝之美

[复制链接]
查看268 | 回复0 | 2024-5-5 12:12: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坝的念想


彭汉龙

一位名人曾经说过,人生有两样东西不可辜负:一是爱情,二是美食。凡夫如我者不敢奢望爱情,那就把美食抓住吧。A型血的我患有“肉食者鄙”的毛病,但对鱼却情有独钟。鱼肉既不肥腻,营养又高,且味道鲜美,是美好生活的好陪伴。而把鱼做到极致味道让人念念不忘的莫过于大坝脚下的鱼头城。
640.jpg

据说,好久以前,一位旅居京城的武穴籍大才子携家眷回到阔别已久的故乡,一行人风尘仆仆地来到荆竹大坝歇息就餐。当时的大坝脚下只有一位陈姓山民开了家“好再来鱼头餐馆”,善良朴实的陈师傅见来了几位远方的客人,便带着儿子去荆州水库捞起了一条大鳙鱼,并挖了些野山笋,佛手山药,再配上家乡土法生产的豆腐、豆泡,然后取水库里的水,用柴火灶烧了一锅大杂烩,谁知这位才子食后赞不绝口,写了一篇意为“大别山下鱼头香”的散文,轰动一时。从此,大坝脚下的鱼头美味如同藏在深山里的金凤凰展翅翱翔,飞上了蓝天。由于当时的大坝正在国道边上,过往车辆如织,多少游人慕名而来,陈师傅一家应接不暇,红火一时。随后,一个个餐馆如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且都以鱼头为特色,个个赚得盆满钵满。于是,大坝又有一个靓丽的名字叫“大别山下鱼头城”,享誉大江南北,让多少游客留恋不已,心心念念。甲辰年暮春之际,在草长莺飞,燕子呢喃的春光里,我和友人再次奔向大坝脚下,享受那人间的美味。
640.jpg
by:陶生元

这是一座英雄而又伟大的坝。1962年,广济县举全县之力靠人工挑起了这座大坝,让高峡出平湖,灌溉着武穴及黄梅近3万多亩良田,又成全了武穴最大的人工水库,让周边的百姓靠山又吃水,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大坝脚下是一辽阔的平坦之地,餐馆林立,而中间那栋雄伟气派的“巧梅鱼头城”如鹤立鸡群,正是大坝最早且名气最大的餐馆。走进“巧梅鱼头城”,美丽大方的女老板迅疾把我们领到临河的雅座,并叫服务员端上茶水瓜子,让我们先洗洗尘,看看窗外风景,因为柴火灶煮鱼头现做现吃才鲜,但要等一阵功夫。正当大家喝茶聊天之际,巧梅餐馆的当家人陈老板见来了老客户,便走过来与我们握手寒暄。顺便补一句,陈老板便是当年为那位京城大才子做鱼头的师傅。岁月不待,当年青丝少年如今满头华发,已退居二线,生意由媳妇打理,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就在大家聊得兴致时,一盘热气腾腾的鱼头端了上来。此鱼名叫鳙鱼,乃长江流域四大家鱼之一,荆竹水库特产。明朝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赞美“鳙之美在于头”。据说,鳙鱼头配上此地水、山药、豆泡等土特产便成绝品,可惜鄙人才疏学浅,哪怕搜肠刮肚也难以描述其味,但只要品过的人便终生难忘。接着,服务员又端来瘦肉炒山笋,苕粉坨坨,卷煎等几个配菜,碗碗精品,让人口水流连。为了感恩老客户,陈师傅又特地叫服务员送来一盘锅巴。此物非莱非饭,极费功夫,似半球倒扣在盘上,晶莹剔透,芳香四溢,顿时把我们的味蕾刺激到了极限。我们一边大快朵颐地享受着这山珍美味,一边欣赏着河畔的垂杨绿柳,聆听流水潺潺,蛙鼓阵阵,惬意至极,不觉黄昏已至。酒足饭饱之后,便到大坝上走走,是我们每次的必修之课。其实,大坝之美既在鱼头,更在风景。
640.jpg
by:吕福英

“山是眉峰聚,水是眼波横。”山是伟岸的男人,水是婀娜的女人。没有山,看不出水的柔情;没有水看不出山的雄壮。山和水是天赐的美景,也是一对相携相依,相亲相爱的恋人。有山有水才是好地方,而大坝不缺,且恰到好处。迎着绿草如茵的大坝,沿着侧面的石级台阶,茂林修竹,我们款款到达了坝上。此时彩霞满天,远山如黛,云烟氤氲,如镜的水面上波光粼粼,听得见远处的阵阵松涛;听得见小船亲吻水面的轻轻欸乃;亦听得见游鱼窸窣的声声细语……一切如梦如幻,让人顿觉心中忧闷烦恼等负面情绪如潮水般退去,心旷神怡。我忽然想起古人有“生不逢时”的叹息,我叹息生不逢时。此处天高地阔,宛如人间仙境;山清水秀,又似世外桃源,大别山余脉在此孕育了郁郁葱葱的莽莽森林,环境优美,极少污染。自古钟灵毓秀,物华天宝,故其物产丰饶,味道鲜美自在情理之中,我想这也是大坝鱼头难以克隆的根源吧。当夜的帷幕逐渐扯下时,俯视大坝脚下,流光闪闪,点点延伸到远方,而大坝就仿佛雄踞在人间之上的天堂,让人陶醉。如果不是友人的一再催促,我真不愿挪步回家。再见吧,让我心心念念的大坝,我会隔一段时间又来看看你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