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穴人物] 《广济县志》奠基人王五宜传

[复制链接]
查看9061 | 回复0 | 2023-6-3 04:23: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广济县志》奠基人王五宜传
文 | 胡   晴 广大广告传媒   
初夏的五月,清新小雨淅淅沥沥,金黄枇杷攒满枝头。我和朱泽民老师驱车来到梅川,“寻访”广济县清朝初年的一位文化先贤,他就是主编《广济县志》(康熙丁未志)的奠基人—王五宜。
640.jpg

文学大儒,经学名家刘醇骥先生的《王五宜传》记载,王五宜本姓朱,字泰生,一字临,老县城梅川街人。明朝崇祯末年,广济县累遭兵乱,他家破无居,流离失所,最后竟“庐于邑西鹳巢村,号鹳巢居士”(《王五宜传》语)。此鹳巢村又称鹳巢庙。鹳巢村,这个古地名早已消失,从何找起?偶然机会,遇见梅川镇张牌村六十多岁的热心张绍武先生,小时候,他父亲常说起梅川有三个鹳巢庙,即上鹳巢庙、中鹳巢庙、下鹳巢庙。我们喜出望外,跟着他先到上鹳巢庙,此庙位于现在的梅川活塞厂大门对面的巷道尽头、下李垸附近。黄色外墙,绛色琉璃瓦,飞檐翘角,门头上石材匾额“上鹳巢”三字跃入眼帘,我们一阵激动。终于见到了“鹳巢”二字,庙后还有一幢新建的大雄宝殿,但此地却位于城北,与《王五宜传》所述地址有很大出入,显然这里不是五宜先生“庐于邑西”之处。
640.jpg

我们又来到梅川街西边驿垴上附近的夏老爷垸,这里也已成街道小区了,穿街过巷,七拐八拐,在小区的西北角土坡上找到了中鹳巢庙,庙外有围墙,两间纸矮的小房,不过现在的门头上却是“观音殿”和“新桂花村”,独不见“鹳巢”二字。历经三四百年,时过境迁,物是人非,这也不奇怪。我们又来到下鹳巢庙,即现在的从政村村部附近的八组,这里也已成了街道大路。据当地上了年纪的人说下鹳巢庙原来很大,后来因建设新农村,老庙搬迁到附近的偏僻处。朱泽民老师分析,这里附近有王柏居垸、朱垸,卢垸,过去人们有挨宗族而居的习俗,又是县城的西边,所以五宜先生在此结庐而居的可能性最大。只是往事湮设,历史资料没有过多记载,我们也不好妄下结论。五宜先贤,尽管我们不能确认您当年的“草庐”,但我们确实从您的门前路过!王五宜,与广济显人刘醇骥、张仁熙、胡效顺(县教渝),胡孟培(文化名人)、陈涛生(秀才,经学名家)相知相识并共事,他们同处于明末清初,革故鼎新、朝代更迭、国家动乱,可谓生不逢时。虽然个个满腹经纶,才高八斗,却难展其才,难申大志。特别是张仁熙、刘醇骥虽然声名远播、冠绝荆楚,最终也只能埋名山野,隐仕不出。五宜先生本以教私塾为业,一介教书先生,在太平年代里以此养家糊口,生活本应无忧。然而在那个人如虫蚁、性命难保的兵荒马乱年代,哪家子弟敢坐在学堂安心读书?哪里又能放下一张书桌?失去了经济来源和生活依靠,他过着无米下锅,无食充饥的日子。然而他不坠青云之志,潜心研究学问,深入研究禹贡图及河洛图,并颇有成果,被县前辈、文化名人胡孟培先生引为忘年交,举荐为县学生(秀才)。冬天里,他不畏严寒,反穿布衣,护住双臂,独步空庭,手不释卷。与友人陈涛生对坐研习,兴趣盎然,以至炉盆的炭火烧着了裤腿却浑然不觉,被人扑熄后又相谈自如。崇祯十六年春(1643年),张献忠起义军再次攻入梅川,焚毁县署,连破十寨,全城惊恐,县治被迫迁到龙坪新洲上。他也随着逃难大军逃到龙坪新洲。逃难途中, 不忘沿途考察遗迹古存,形胜地理。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居然在新洲沙村发现了北宋知名宰相范纯仁(范仲淹之子),在一块“悬石如屏”的石头上题写的“梅山”二字和石头背面的古诗。他兴奋不已,挥刀开路,披荆斩棘,带领逃难至此的刘醇骥、陈涛生等朋友一同兴赏。此古迹充分证明了范纯仁在被贬谪黄州期间到过龙坪新洲,又为广济添一新景。张献忠离开广济后,五宜先生从龙坪新洲返回梅川。在返家的路上,意外发现了一农妇丢弃的绣筐里有本书,出于习惯,上前细看,居然是一本残缺不全的《广济县志》,他欣喜若狂,如获至宝,几个月来的颠沛流离、提心吊胆的惊恐之情一扫而光。这本残缺的《广济县志》应该是早已失传的明朝万历三十四年版本,由知县赵国华、教谕魏秉忠纂修。回到梅川街,房屋早已毁坏无存,无法居住,于是他“庐于邑西鹳巢村”并“号鹳巢居士“,开始着手编纂《广济县志》,“遂慨然以修辑为已任”(《王五宜自传》),义无反顾独自踏上了艰辛的修志之路。他凭着对家乡的满腔热爱和责任感,自觉自愿承担起本不该属于他的义务,废寝忘食,夜以继日 、跋山涉水、不计报酬、考族谱、查史料、访耆老、问旧儒…...位卑未敢忘忧国, 一个体制外的“民办教师”的广济情结和家国情怀,令人钦佩,令人兴叹!张献忠前脚离开广济,第二年(1644年),李自成兵败北京城,往南退却,其残兵又到了广济,县人又纷纷举家逃难跑反。可五宜先生默默地独坐在大树下一心埋头读书,整理广济县志。士兵把他捆到营帐领赏,头目梁廷柱问他为何不逃,他娓娓道来读书编县志一事。梁廷柱听罢惊诧不已、钦佩不已,直叹真是“好学士也”,并以礼相待,还请出他的糟糠妻子,说妻子也是一位好读孝经的人,俩人相谈甚欢,并挽留他在帐中过夜,点上火把,虚心请教,一夜无眠,直至天亮,梁廷柱拔营起寨,拱手向五宜作揖而辞。他的满腹经纶,感动了起义军头目,为广济历史留下了一段美谈。经过持之以恒的不懈努力,在几任县令的大力支持下,在刘醇骥、张仁熙两位大家的参与下,在李以范,胡效顺等教育、文化领导帮助下,一本完整的全新《广济县志》终于在康熙六年(1667年)成书。全书共18卷,46目,计5.8万字,图文并茂、内容翔实,为后人续编县志打下了基础, 填补了自广济建县以来无志留存的空白。所以称其为《广济县志》奠基人并非过誉,实至名归。康照四年(1665年)秋,王五宜先生病逝,湖广督学王公为其举荐行优,予以旌表!子王俊选,孙子王德鹓、德鸿、德鸠。三百六十多年后的今天,作为晚辈再次为其作传,以表崇敬、追忆先贤之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