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煜垸头活水来

[复制链接]
查看281 | 回复0 | 2023-12-7 16:13: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宋煜垸头活水来
胡子怀

只见路面全部刷黑,道路两旁很整洁,最有灵气的是路边沥水沟里潺潺流水,那涓涓细流呀!不紧不慢地、旁若无人地、我行我素……在这秋高气爽的大晴天里,着实让人眼睛一亮。这里,一不是江南水乡;二不是背靠大山有天然的不竭山泉,它是典型的丘陵地带,而且整个垸场也是因势而建,高低不平。难道是人工打造“活水”吗?
640.jpg

三台大客车停在垸前乡道上,这穿垸而过的路不太宽,双向两车道,刚够会车。司机师傅让大家下车后,迅速把车子挪开了。重阳节,单位组织老同志参观美丽乡村建设,于午后来到大金镇宋煜村宋煜垸。该村书记宋国政同志热情迎接,并亲自带我们参观。古老的村庄,房屋的山墙与山墙之间的路,是纵深取向,庄户人家习惯把它叫做“浪尔“,即“巷”的意思,北方叫“胡同”。
640.jpg

宋煜垸现有几条巷,我不十分清楚,但凡代垸下(方言:大村庄)的“浪尔”横竖交错,是六六三十六,还是七七四十九,或者是八八六十四,讲究的是,只要没有死胡同,就是人心向善,四面八方,通江达海,人财兴旺。不知宋书记是有意还是无意,带我们走进一个巷道。巷道有宽有窄,或弯或直,是取决于两边房屋间距而定,我且称它“宽窄巷”,路面是重铺的,有混凝土浇筑的,也有用老青砖或石板铺的。但是,它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铺好的巷道都砌有路边沟,沟深半尺,沟宽一尺左右,沟里涓涓细流。还有更具人性化的实用水池安排在屋角处,两尺见方,尺余见深,老石磨镶嵌在池岸边,磨齿朝天成为搓衣板,小小水池它身兼小洗和浇灌小菜园等数用。宽窄巷两旁的房屋样式各异,很具有年代感,有平房布瓦老房子,有楼房机瓦新房子。外墙有贴釉面砖的,有白灰勾泥抹缝的,也有为了“一白遮百丑”而人为的。
640.jpg

忽见一处“土巴屋”历尽沧桑地杵在那里,分外“碍”眼,为什么不一起“美颜”一下?我心想,它一定有故事!果不其然,宋书记停下脚步,指着那个土巴屋说:这里是解放初期大金政府最初的办公处。宋书记没有进一步介绍,也没有带大家进出看一下的意思。我想,留一点“曲径通幽”悬念也好!宋煜垸的“后背山”不是很高,站在山坡上不能俯瞰全垸全貌,也或许是被老平房脱胎换骨后的楼房遮挡了视线。山与垸,没有明显的分界线,晒场或茅厕牛栏柴房之类的必备附属搭建,成了关联地带。但是,现在不见了踪影,过去这些必备的“眉挑烟火气”已经失宠,无烟厨房和室内卫生间更好。
640.jpg

保留下来的晒场上新建了一个“稻堆”景观,也叫粮囤吧。茅厕柴房的地盘建成了步步高台阶,随势扶手及歇脚处的“雅座”儿,因地制宜的利用了起来,既实用又美观。宋书记指着山间那一棵又一棵的古树说:像这样的古树樟树,有十几棵,有的树龄在五百年以上。庞大的树冠相互交叉,我们站在树荫下,顿觉凉爽,脱下的外套又披上了肩。宋书记又指了指不远的山坡说:大金水库干渠从那里穿过。我顿有所悟。一般常识,山有多高,水就有多高,况且,水库干渠在不灌溉时,闸口处也不可能滴水不漏,加之收集山泉雨露,因此,间距很近的大金水库西干渠四季不渴,那水,从宋煜垸背脊上淌过。跨过刘元渡漕流向四望,流向远方,润泽万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