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穴历史] 义门井

[复制链接]
查看8188 | 回复0 | 2023-5-25 09:33: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义门井

毛承炎

胡曹坊村赤叽湖畔小富垸有一口古井,相传是金会元路过这里,冠名的义门井。这口井历程四百多年的沧桑岁月,她用善良待人,以奉献面对,与惊叹碰撞,留下真情从头说。清康熙年间,那时的赤叽湖是一望无际,波光浩淼的大湖,荒湖,那潜在的美,谁人去挖掘?那丰富的资源,谁人去利用?那蕴藏的内涵,谁人去书写?唯有湖面上的水鸟在追逐、嬉戏、打趣,打鱼的汉子搏风斗浪,艰难地在水中淘食。年轻的陈小富在赤叽湖打鱼的一族中堪称高手,是近水知鱼性的灵犀鬼儿。他一眼能看到水中的鱼多鱼少,甚至大鱼小鱼,一网捞起来的鱼总比别人多。这天午饭时分,就收获满满。正当凯旋时,像魔术般的六月天气变脸了,刚才是阳光灿烂,转眼却乌云密布,狂风大作,暴雨如注,经验告诉他绝不能冒险回家,留住青山,来日方长,他不得不在船上过夜。苦雨愁人,船篷闷热,腥味难挡,睡意全无,直折腾到半夜,此时风停雨歇,赶紧推开篷窗,一股清凉的湖风扑面而来,凉爽惬意,令他更惊奇的是不远处,满目霞光满天,金色烁烁,心里忒高兴,“我看到风水宝地啦!”此时,他主意已定,另辟蹊径。 image.png

次日一大早,他带着鱼回到家,一夜担惊受怕的家人这时才放下心来。小富家历来是个小会场,今天又涌来了好多人,清一色陈姓乡亲经小富把亲眼所见的天方一侃,纷纷愿意挪窝,挪到那块神奇的地方落户。耀人地垸的陈姓人渐渐地在这里兴起了一座小村庄,陈家人在这里围湖造田,修路挖塘,把“义门”写在这新型的湖区。这里渐行渐进,形成了一座水码头。从龙坪到新港坐船过来的、从城塘湖坐船过来的、返程的、走亲访友的、或生意人,往来不断,给小富垸带来商机。小富垸贼精年经开放型的媳妇瞄准这一商机,在码头卖茶、卖小吃,卖鱼,外村的来这里开饭铺、杂货店,比比皆是,甚至算命看相的也拉起了长蛇阵。这里吆喝的、讨价还价的、聊天的、卖唱的,形成了一股强大的繁华洪流,把这里炒得沸沸扬扬。小富水乡小镇,就这样形成了。这也印证了他那个雨夜所看到的亮典。赤矶湖区,十年九淹。这年夏季,小富垸被水淹得一塌糊涂,全垸人只好挑被捎衣,扶老携幼,拉扯禽畜,勇“义”前行上水山。等湖水一退,小富垸的乡亲们重回家园,大搞生产自救,重新耕田育秧,赶个秋季收成。生活上,没柴烧,结伴到山上砍,水,只能饮用湖里浑浊的水。那时的人对健康意识还正处在盲区,大人伢儿喝了这劣质污染的水,几个小时后,肚中便翻江倒海,拉肚的人遍垸开花,患有基础疾病的老人,哪经得“拉”的折腾,硬让阎王拉去了。没有被阎王拉走的病号,也只能坐以待毙。水灾劫难已过,又撞上了菌病的突袭,这两重锤几乎将小富这条硬汉击倒,好在他躲过了这一劫。心急如焚的他在想,再不想出好的办法救人,只会全军覆没,小富火急火燎跑到毛仁山老表家。一口气说出了他垸里染病的恶况。他老表凤怡是专业采集草药的,更是个郎中,凤怡深知,这种“拉”病,如果不及时拿下,后果不堪设想。救人比救火更重要,他带着发小小富扛药锄,背药篓登山去了。他俩无心看山景,一心寻找草药,很快,有两种治菌泻的草药在凤怡的视线中,凤怡告诉小富,这种草药叫铁苋菜,服用全草,矮子郞属乔木,只能用根,采的时候要认准茎叶花果,否则错采误大事。 image.png
两个机灵鬼攀悬崖,探深涧,手脸都被荆棘划出了血,一上午功夫,两人各采一药篓,当即在山溪洗净。在凤怡家轧细,在花桥亲戚家净水熬汁,水桶装满药汤,两人各挑一担,一路马不停蹄赶到小富垸,顾不上饥肠辘辘,把汤药送到各家各户,督促病人服下,小孩勺减。一连三天,都是他俩捣鼓、采、洗、煎,督促喝汤药之事。三天后,满垸的“拉”鬼出现了奇迹,病好如初,无不感谢这位连襟的无私奉献的义哥凤怡。小富垸人这次逢凶化吉,多亏了义哥毛凤怡无偿献心献技,日后,再遭水淹,难免出现类似情况或不同的病况在所难免。要想从根本上解决饮净水问题,迫在眉睫,只有打水井,让乡亲们都喝上健康无污染的水。打井选址尤为重要。小富这样权衡利弊。小富花重金请了一位高明的地理先生,地理先生扫描了垸前屋后地形,最后锁定只有人造风水,将垸前的一口长长的水塘拦腰修一条路,在路口南端打一口井,这井就是“珠”,路东西两口塘就是龙,名曰“二龙戏珠”。地理先生送小富一句话,宝地兴井,金银齐颈。水井成功打好,井水清亮甘甜,冬暖夏凉,水源泉涌,不仅满足本垸人的需求,一到夏天,邻垸人都来这里提水分享。“珠”子水井东西两条龙,抑或是受义门“义”字的感化,经年守护着它的“珠子”,微波荡漾,与井岸碰撞时,那是龙戏珠子的青睐;风平浪静时,它俩同珠子蜜语喁喁,把“义”字镶嵌在这块宝地。 image.png
南来北往的客商行人口渴,都来喝这里免费的井水。金会元衣锦还乡第一站要到他岳父家陈星垸(原叫耀人地),到了小富垸码头,免不了要品尝这口井的水。刚下船,人下轿,就有人端一盆井水给他喝。金会元一饮而尽,水引诗兴发。义门开井益年年,来往行人饮一盆。提神养心明大志,人也好来水也甜。这首诗被一摆摊的老者听见,即把诗记在心间,说:“大人,能不能帮陈家的水井命个名”。金会元也不推却,心想,陈家乃朝廷钦封的义门,德高望重,其名应由我题。逐挥毫便写下“义门井”三个大字。小富垸人喜不自胜,将“义门井”刻在石碑上,立在水井旁边。赞井诗刻在一块大木牌上,此诗一经远传,轰动了整个广济县。只可惜年代久远,金会元的墨宝荡然无存。陈小富一生骄以耕捕,义以助人,带领乡亲战艰斗苦,维系赓续义门陈氏一脉,其功德可歌可泣。为纪念先贤之恩德,福泽子孙,后秀特将此垸定名小富垸。新时代的人都用上了自来水,再也不用喝井水,但胡曹坊的村干部为纪念这口上善若水,无私奉献的“义”井,保护义门古井,特在井口安装了井盖,旁立一牌,义门古井的简介。让子孙后代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