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穴人物] 武穴英雄人物,牺牲时年仅21岁!悍将——武大学

[复制链接]
查看8888 | 回复0 | 2023-10-15 01:26: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悍将武大学
毛承炎

1930年10月3日夜,黑云压村,伸手不见五指。红军四、五纵队及广济赤卫队1800多人,一个个精神抖擞,摩拳擦掌,兵分三路,向“六村”国民党民团进袭,一路从孙福二,一路从苏天一,主攻的一路是董家山,意在一举端掉民团老巢。

“六村”是以董家山、苏天一、孙福二为中心的几座大小垸的简称,方圆十华里,四面环水,丘陵起伏跌宕,易守难攻,是全县最大民团据点。广济县赤卫队曾三次攻打未果。“六村”民团头子董明岳曾扬言:打得过“六村”,龙坪武穴如穿针。打不过“六村”,赶你回阳新。红军战士坚信,打不过“六村”,算不得红军。

红军到底是红军,不仅有较强的战斗能力,而且具备了用兵如神的妙策。

午夜,黑幕渐渐退去,呈现薄雾迷漫,敌我双方在董家山垸火力交织。民团工事壁垒,绕垸一圈都是围墙,围墙拦腰都留有射击孔,民团兵都在城墙的孔洞对外射击。集中的火力在北头堡,居高临下,敌方以土炮狂轰,一时,炮声隆隆,硝烟滚滚,主攻董家山一路队难以发挥攻击,二、三路队侧面强攻也只是事倍功半。红军四纵队司令员陈奇限入沉思,立即改变作战方案,召开团连干部会议,陈奇说:“拟挑10多名水性好的红军战士赤卫队人员偷渡城塘湖,不惜代价潜入敌碉堡,歼灭堡里的炮手,射击手,形成内外夹攻,彻底歼灭敌民团。”团连干部一致同意首长的作战方案。

这时,复盛区,胡曹坊人赤卫队队长武大学奋勇自报说:“首长,我水性好,又是当地人,对这里地形比较熟悉,我带班愉渡。”陈奇司令员乍一看武大学,身材高大,似乎有使不光的劲儿,且胸藏智慧,满意答应了他的请战。

15名红军战士和赤卫队员身扎大刀,在武大学的带领下,向董家山匪巢破浪游去。深秋的十月,城塘湖水有些“咬人”,这些偷渡的勇士鱼头上三把火,早已把寒冷置之度外,一心想摸进敌巢,消灭碉堡里的顽匪。

半里之遥的水路,加之累冷交加,怪难受的,但偷渡的勇士都咬牙克服,民团认为城塘湖地理条件给了他天然的天险,红军赤卫队就是插翅也飞不过来,因此,没有振兵把守。最先登陆的是带队的伍大学和3名战士摸进了敌碉堡,大学一刀结果了正在射击的民团兵,与此同时,另3名战士各砍死了一名射击手,其余四名敌射击手见身边躺下四个兄弟,一时慌了神,开枪,太近距离了,他们本能地拿起身边的防身砍刀,一对一与武大学等4人格斗,这场短兵相接,直打得昏天黑地,最后,四名敌射手死于我方的大刀之下,敌碉堡的这块火力就这样灰飞烟灭。

稍后,9名偷渡战士也上了岸,冲进了敌碉堡,见是伍大学等战友,大喜,他们迅递利用敌人的枪支子弹,向正在和我红军赤卫队较量的民团兵背后射击,民团兵纷纷倒下。正在一线指挥的民团头子董明岳见状深知红军赤卫队已偷袭了他的碉堡,继而居高临下向他们射击,自知己部很快全军覆没,理性告诉他保命是上策。七弯八转窜到碉堡底层,揭开地道盖子,钻进地道,逃命去了。那些在城墙孔对外射击的民团兵看到自己的兄弟在身边倒下,头子又自顾保命而去,也丢下手中的武器,钻进城塘湖,逃命去了。

伍大学此时听敌方枪声零星,灵机一动,朝天放了一枪,向我红军赤卫队发出了信号。此时,我军嘹亮的冲锋号吹起来,三路人马,潮水般向敌据点涌去……
刚刚游水上岸的两名赤卫队员,看到一个人钻进了碉堡,他俩紧跟了过去,可不见人影,突然,发现碉堡底楼层中间有个洞,才知道此人是钻进暗道逃跑了。一个赤卫队员迅即去找正在战斗的队长伍大学,告诉了他的发现。伍大学当即给支枪那个赤卫队员,自己提支枪,两人一起钻进地道。

地道空间不太高,武大学同赤卫队员猫腰小跑,钻出地道口才松了一气。这时,天蒙蒙亮了,那个赤卫队员发现有个人往湖边跑,武大学料定是民团人,端枪朝那人射去,子弹钻进了他的小腿,当即歪下地,那人顾不上包扎伤口,挣扎起来一瘸一拐走下湖游起来。武大学心想,此人害怕走陆路,因为陆路都是红军战士和赤卫队,唯一的只能从水上逃命。能从暗道逃出来的人,说不定是民团头子,必须尽快处理,不然,误了大事。武大学一路飞奔,钻下湖,朝那个逃游人方向摸去,好容易拖住了那个游得不远人的脚,摁住那人伤口,疼痛难忍,那人毫无对搏能力,挣扎一会,就“咕噜,咕噜”沉入水底,同鳖鱼做伴了。

战斗在清晨中结束了,共毙敌400多人,缴枪72支,土炮4门,子弹3000余发。大家都去湖岸边看那个被伍大学溺死后拖上岸的人,才知道此尸就是民团头子董明岳。
这个盘踞在董家山几年的民团据点终于被彻底铲除了,举民一时欢腾起来。人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老百姓大呼:红军万岁!,这欢呼声响彻云霄,催起城塘湖水激情地滚荡!

武大学带领他的赤卫队打过多次大小胜仗。1931年,他带领200余人在观音寨与敌民团展开了一次恶战,敌我双方的战斗持续了两个多小时,战斗成了胶着状态。武大学临机改变了作战方案,化整为零,命令刘满劲带一队人马,从敌人的左侧绕进,陈汝栋带一队人马从右侧绕进。兵贵神速,二人领兵而去。自己带队正面佯攻,当敌头头看到对方子殚稀疏,零星射击,认为士气低落,厌战昂头,民团女头头白茹静指挥兄弟们,企图一鼓作气,消灭对方,活捉赤卫队头头武大学。谁知敌方刚跨出战壕,开始冲锋,武大学的两支人马将他们包抄,打得民团兵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溃不成军,民团女头头白茹静也被生擒。

两名赤卫队员将民团女头头白茹静押到伍大学面前,白茹静乍见伍大学,惊喜不已,此人不但英俊潇洒,而且有作战谋略,乃将才之辈,皆胜于我白某之上。顿生爱慕之心,说:“武大学,我乃败军之将,要杀要剐由你处置。不过,我有一个请求,就是临死之前,要和你洞房一次,方死而无憾。”伍大学严肃地说:“你身为女流之辈,与人民伪敌,欠下了人民血债,人民是必定讨还的。”“武壮士呀,不要绕话题,只要你和我花好月圆一夜,我愿把我埋藏的弹药奉献你。”武大学说:“只要你愿为人民立功,人民定会对你宽大,走吧,告诉我们弹药的藏处。”

武大学跟随白茹静来到观音寨庙后的一座坟边,白茹静说;“我的宝贵就在这座假坟里。”两个赤卫战士用铁铲刨开假坟,揭开棺盖,果见棺材里有子弹,炸药包。武大学大喜,心想,白茹静真为我们立了功,遂指定人请点数目,武大学拿出笔记本登记。白茹静料定武大学与她形同陌路,根本没有做夫妻念想,遂点燃一支烟抽起来,横下一条心,将一盒火柴点燃,立刻丢到棺材炸药包上,进而使尽全身力气,将武大学推倒在棺材上,自己死死搂住武大学的颈,痛心地说:“大学,我真的爱你,我们俩一起步入到黄泉的殿堂,做夫妻吧。”言罢,痛苦的泪水滚落在大学的脸上。一触即发的炸药包轰隆轰隆,把观音寨山震动得几乎摇晃起来,白茹静武大学被炸得血肉横飞,另两名赤卫队员也身负重伤,武大学牺牲时,年仅21岁。

这真是:身经多战突遭害,长恩英雄泪满巾。

人物简介:武大学,花桥镇胡曹坊村人。生于清宣统二年,1931年牺牲,年仅21岁。中共党员,革命烈士,是武洪学烈士长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本版积分规则